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血战吕庄
    陆一离开董白的小阁楼时,差点要高歌一曲,以宣泄心中激动之情。

     想起她乃董阀阀主、相国太师董卓的孙女,当朝的“魔女渭阳君”,身分尊贵无比,而自己却有将她揽在怀里戏谑的机会,不由一阵兴奋刺激。

     踏入后院门时,初更已过,月亮从乌云黑雾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天色显得更亮一些。

     “也不知道曹操跟陈宫逃出去了没有。”陆一抬头望月,心知方才的天色之所以乌云蔽月,着实是“小六乘慑心阵”产生的气场使然。此时阵法既然已破,煞气烟消云散后,天色也就回复本来面貌。

     就在陆一仰天沉思之时,吕家庄忽然火光四起,不远处的屋顶上冒着烟,把晦暗的夜晚又铺染上一层土黄色。

     陆一断定这吕家庄着火了,但无法不确定是不是曹操与陈宫两人放的。毕竟逃亡路途中,用纵火的方法吸引对方注意力,以达到自己浑水摸鱼的的手段非常常见。

     陆一窜上高处,只见院子里除了吕家庄的家丁外,居然还有几队身着红服的铠甲武士,正井然有序地到处巡弋,显然是在搜索纵火之人的行踪。

     陆一大为惊诧,因为从这些军士的装备武器与队伍秩序来看,明显是训练有素的中央军。

     汉朝尚火德,所以主红色,自然军士的布服都是红色。但铠甲则分为很多种,眼前的军队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是清一色的筩袖铠。

     筩袖铠的穿法有些类似现代的短袖套衫,由一片片的钢片编成,因为带着短袖,可以连带保护士兵的上臂与腋下。但这种甲胄制作材料特别讲究,是采用将薄钢片反复折迭锻打做出的坚轫百炼钢技术。虽然这种铠甲在魏晋南北朝普遍流行,但无疑此时还属于铠甲中的贵重品。

     而他们腰佩清一色的环首刀,乃是汉朝正规军的标准武器。这种武器是由钢经过反复折叠锻打和淬火后制作出来的直刃长刀,是当时世界上最为进、杀伤力最强的近身冷兵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环首刀将匈奴打败,并间接促成了当时的欧亚民族大迁徙。

     此次之外,最能突出他们战斗力的无疑是他们手中高高擎立的步槊。众所周知,马槊在古代是标准的高富帅武器,造价高、制造工艺极为繁复。而步槊的制作与使用虽然没有马槊那么复杂,但对持步槊者的要求极高,非身高力大,武艺高强者不可胜任。

     陆一立马断定是董阀的军士,因为当今天下除了掌握朝廷大权的董卓外,无人能养得起这样的军队。毕竟如今除了三四州之地的董阀以外,天下诸侯至多不过拥有一郡几县之地,远远还没形成建安年间那种跨州连郡的大军阀。以一郡之财力,维持承平时代的州郡兵都难免入不敷出,何况去养这样费钱费粮的精锐。

     陆一首次感觉到董阀与中央军的强大,也对诸侯联军的实力产生了怀疑。董卓的势力分布凉州、并州、司州、雍州,同时拥有西凉军与中央军的战力,还有中央朝廷的财力物力支持以及大义名分。那些藩镇诸侯以普通州郡兵的战力去对抗董卓,无异于以卵压石,即便联合十八镇以上的诸侯,两者之间也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

     一阵熟悉的声音在下方高高响起道:“反贼曹操,可敢现身见人?偷偷摸摸算什么英雄好汉。”

     陆一记得这像是吕家长子吕伯的声音,心中一沉,心道:“果然吕家庄跟董卓有所勾结么?不然怎么会跟董白以及董阀军队联合在一起?”

     不过听吕伯的喊叫,也颇感可笑。你这边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曹操除非是傻子才会现身见人。至于逃亡路途,性命都难以预测,哪里还会跟你计较自己的行为符不符合英雄好汉的标准。

     “屋檐上有人!”这时不知道是谁灵觉过人,居然发现了屋瓦上的陆一身影,顿时院子下的目光与杀意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来。

     “好家伙!”陆一心知骇然,心道不愧是正规的汉朝中央军武士,其洞察警戒之强果然非同小可。

     陆一心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毕竟这些军士训练有素,素养极高,一言不合就直接张弓开弩,弓箭强弩这种远程武器在古代无疑是最可怕的杀器,只要没练成金刚不坏之躯,那么任凭你武境灵力再强,终究也逃脱不了被射成刺猬的命运。

     陆一祭出画影剑,纵身就跳到另外一处屋瓦上。

     正在他得意洋洋地感受古代电影那种侠客飞檐走壁的快感时,便发觉身后已经有几名红服大汉疯虎般扑至。

     陆一暗叫一声“尼玛”,似乎没想到这些人身法速度如此之快。毕竟看得出这几个红服大汉就是下面院子军队中的一员。

     不过从脱掉铠甲到轻装追上自己的身后,那需要多么快的速度?陆一难以想象,至少自己目前还没有办法做到一点。

     一想至此,心知对方高强,也不敢情敌,猛一提升真气,将自己的耳、眼、鼻等各大感官提升得更通敏。

     陆一琢磨着估计院子里那些军队都属于董白个人的亲兵,不然普通士兵即使再强,也很难给自己这样一个修真者施加压迫之感。

     身后几名大汉果然乃虎狼之辈,即使追来追去总是与陆一保持一段距离,但已经从后面运刀劈砍而来。

     环首刀那粗犷有余细致不足的直窄刀身蕴含了前所未见的凌厉杀气。陆一直觉后背一凉,霍然转回身子大喝一声:“找死!”手中画影剑发出有若风啸的破空声,往敌人心口刺去。

     身后几名虎狼大汉心神一荡,似乎没想到陆一会突然回过神来反守为攻,猝不及防之下,陆一的画影剑已刺在那人由进击改为封架的刀身上。

     两方同时生起洞心骇目之感。陆一惊讶与对面这个武士的反应速度,在自己忽然凌厉的反击之下,此人居然能迅速转变刀式,架住了自己的击刺。

     不过见微知著,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几个军汉的素养也可以推测到董卓西凉军与汉朝中央军的强悍之处。

     以小见大,一叶知秋,若董卓帐下的帝国军个个这么悍勇威猛,那么诸侯联盟无疑正在准备一场送死的盛宴。

     同时,对方几个虎狼大汉同样也在惊讶陆一的身法,本来以为不过是个宵小之辈而已,如今看起来似乎有点难缠。

     “铮!”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那军士惨叫一声,竟然被陆一的剑尖穿过刀身刺入他的心脏。

     这就是神兵法宝与普通兵刃的区别。饶是环首刀是多么了不起的兵刃,无疑也不过是凡间的普通兵器而已。它的优势是建立在这天下的普通兵器上,但面对画影剑这样的上古神兵,则完全相形见绌。所以那大汉根本没有想到,陆一的剑,居然会穿透坚硬的环首刀刀身,所以死得也是不明不白。

     将挡在前面的大汉刺死后,另三人显然大吃一惊,惊愕失色的同时身形当然也会停滞下来,立即给陆一提供了一个容易进击的缝隙。

     陆一暴喝一声,脚下的劲力增速加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力在另外一个人的脖子上划过一道血光。

     另外两人吸了一口冷气,同时嘴唇发出呼啸,那是召人来援的口号,其中一个大喊一声:“快放箭,直接射死他。”

     陆一大骂道:“真够贱的,打不过就放箭。”不过心知军士与侠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若面前是个侠客,恐怕会坚持单打独斗。而军队是杀人机器,他只需要完成目标就行,不用在乎什么手段。

     陆一心知凡躯俗体在弓弩面前只有死路一条,不敢再留在高处当靶子,急忙跃下地面,往大院的方向奔逃而去。

     阵法已破,只要坚持一个方向,翻过高墙大院,总能逃出吕家庄。

     不过显然那些军士极有组织性,发现陆一跳往地上逃跑后,便分别列阵往大院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巡觅搜索,显然要将自己团团围住。

     陆一绕过月门,发现前面已经十多个的敌人组成的小队正往身前奔过来,情急之下,急忙破门越窗冲出到房子的另外一边。

     待绕过闯角,却发现前面又有几个人影疾闪而来,陆一狂喝一声,画影剑先发制人,把剑当成刀用左右劈砍,这才堪堪躲过几个人的围击。

     “我吕家庄诚心诚意招待陆公子,陆君为何要狼狈而逃呢?”陆一走没几步,却听到一阵大笑从附近传了过来。

     “该死!是吕家的人。”陆一心中飞起一阵骇浪惊涛,那董阀的军队已经极难对付,偏偏忘了这吕家跟他们还勾结在一起。

     陆一此时犹如惊弦之鸟,却偏偏只能装出一副匕鬯无惊的样子道:“原来是吕少庄主,长夜漫漫,难道少庄主也跟陆某一样睡不着出来吹风么?”

     在吕家庄能被称为“少庄主”的人,绝无仅有吕伯一人而已。只见他傲然昂首踏步到自己身前,后面跟着十多个家丁。

     “吹风?”吕伯哈哈大笑道:“陆君真会说笑。如此大好夜晚,陆君为何无心睡眠呢?是否怪我吕家招待不周?”

     “吕少庄主带着一大群家丁,外加董太师的人马劳心劳力追了我一晚上,哪里会是招待不周呢?”陆一冷哼一声道:“只是我不明白,吕家与曹家几代世交,吕少庄主怎么会跟董阀的人勾结上了呢?”

     “勾结?”吕伯摇头大笑道:“哪里算是勾结呢?无非是各取所需罢了。董太师既然想要曹操的人头,而我吕家能给他;而我吕家想要获取官爵封邑,董太师也能给我。彼此互取所需不是很好么?”

     “好个互取所需!”陆一大声拍起手掌道:“为了所谓的官爵权势而出卖自己父亲的好友世交,吕少庄主果然会做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