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大汉帝国的都城
    清晨,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中原大地便迎来了新的的一天。此时,整个汉都洛阳尚且笼罩在雪白的世界里,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将自己的热度慢慢铺漫在天际半空。

     洛阳,东汉帝国的中心,华夏千年帝都。自古便有“八关都邑,八面环山,五水绕洛城”的说法,因此得“河山拱戴,形胜甲于天下”之名,乃天下之中、九州通衢。

     此时的洛阳,称之为“雒阳城”,因其城位居雒水之北,水北为阳,故名“雒阳”。历史上在曹魏篡汉后,以“魏为土行,水得土而乃流,土得水而柔”的五行理念,才改为“洛阳”。

     当陆一走进这座千年古都时,心里杂味交错,也不知道是喜是悲。这座城池承载了华夏几千年的历史兴亡,承载着中夏的骄傲与悲伤,能踏入这座华夏人的圣城,陆一自然是激动万分。但悲哀的是,他是被人押进来的……

     这座辉煌宏久的千年名都,并不是不是许多人想象中那种城墙城河环绕式的都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与很多人印象中的洛阳古城完全是颠覆的,因为宫城以外的居民商业圈,并无具有实际防御作用的郭城城垣。它事实上是一座无郭之都,甚至一定意义上,它是一座不设防的都城。

     此时的东汉雒阳城,着实是真正意义上的城郭,雒阳城里大多是宫苑以及官府,某种意义上类似后代的皇城。城内由城墙四面包裹拱卫,而居民里闾大多居于城墙外围。此外,洛阳三市中除金市以外的马市和南市,分别设于城东和城南。而还有白马寺、以及前大将军梁冀所筑皇女台及私家园林等也都座落于此。至于兆域、圜丘、灵台、明堂、辟雍等帝国礼制建筑,也毫不例外都是矗立于城墙以外,甚至太学也是如此。

     这种都城建筑的布局跟后代隋唐洛阳城完全是两种时代风格,真正体现了大都无防的格局和宏大的气势。

     陆一吃惊于这样的城市布局。其实如今东汉这种都城布局与隋唐时期的城市布局各有优劣,说不上孰强孰差。

     隋唐的长安、洛阳那种城市风格,固然能使本城防守力更强大,布局无疑也更规整、控制更严密。在有军事威胁时,能减少损失伤亡,更利于集中调动城中人力物力,但一点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不利于城市的进一步扩大。

     而汉魏洛阳城,在敌人入侵之时,极其危险。比如不久之后的关东联盟于董阀之间的战争,很容易使得城外的居民区、商业区在一瞬间毁于战火。若是关东诸侯攻到洛阳,董卓若想死守城池,其能依仗的不过就是内城的资源而已。

     这种城市布局,一旦遇到战乱,对于百姓的损害是极为严重致命的。但它也有个很重要的优点,就是利于城市自身的扩大以及经济的发展。这种布局,与后世的城市倒是殊途同归,即人口、农商工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便会自动向外扩张,而不是像隋唐城市一样,永远被束缚圈禁于城墙之内,犹如一潭死水。

     但这种布局的城市,着实需要有强大的国力军力以及自信。若非东汉帝国承平日久,大一统百余年,也不无法营造出如此规模的都城,而若非大汉帝国威震四夷,无敌天下,也不可能敢塑造出这样一种近乎无防的都城。

     这种都城营造样式,无论对内对外,都需要有强大的自信。即便隋唐帝国那样强大的时代,都有突厥、回纥、吐蕃这样的强敌,在内藩镇割据,统治者根本不敢掉以轻心。而宋明虽然对地方控制极严,但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又实在强大。

     中国历史上,对内对外长期都能占据优势的朝代,只有汉朝而已。两汉四百年天下,在汉武帝刘彻倾国之力打败匈奴后,亚洲大陆,四邻之内,已经没有一个实力相匹配的敌手。

     而东汉帝国建立后,南匈奴各部俯首称臣,北匈奴也被汉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被迫往西迁移。之后,无论鲜卑、乌桓还是西羌、北胡、山越、南蛮或是高句丽以及西域各国,都是屈服于汉军天威之下。

     自汉宣帝后,汉军在东亚大陆便是无敌的代名词。但若以东、西两汉为两个不同朝代的话,那么中国历史上自始至终对外都保持强大军事实力与压倒性优势的,只有东汉一朝。毕竟西汉在武帝之前,对匈奴长期处于劣势,汉高帝刘邦更有平城之耻。

     即便是历史上的汉末三国,汉朝内部诸侯征战不休,对外依旧把外族打得哭天喊娘,无论是董卓、曹操、袁绍还是孙家父子、甚至是蜀汉、公孙瓒、辽东公孙家,对待四夷异族都处于压倒性优势。这种绝对强势在历朝历代绝无仅有。

     故有“国恒以弱灭,汉独以强亡”这种说法。

     而在帝国内部,汉朝自武帝后,吸取了七国之乱的教训,地方诸侯王权力严重被削弱。到了东汉,甚至连西汉时期地方上的郡国兵制度都接近废除,中央朝廷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无不占据绝对优势。

     对内对外,汉家中央朝廷都是拥有绝对实力,所以帝国的中心——洛阳这座万国之都才能秉承三皇五帝时期的“大都无城“的营造理念。

     “只不过,这种表面的繁华又能持续多久呢?”陆一长吁了一口气,不由得哀叹道:“若按历史发展,这座汉都名城在关东诸侯兵临酸枣后,董卓便会放火将至之焚烧,两百年积累的繁华与骄傲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只剩下残屋破瓦。”

     只不过,想要逆天改命,无异于痴人说梦,毕竟如今自身难保。在踏入洛阳之后,陆一这条命就真真正正是捏在董白身上,生死荣辱,都在这个魔女的一念之间。

     “陆郎在想什么呢?”董白见陆一甫踏入洛阳城后,便陷入沉思,以为他在担忧自己的性命,便眉语目笑道:“我说过在到洛阳城之前,不会随意取你的性命。如今可以再补充一句,即便到了洛阳,奴家也不会轻易就将你杀掉~”

     陆一闻言颤抖了一下,低声咕哝道:“能得董姬主垂怜,贫道真是感到万分荣幸。只是不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自然是渭阳县君府~”董白悠悠转了个身,如仙女舞步,眉飞眼笑道:“回家的感觉真好,可知道陆郎可是我辈子第一个亲自接待回府的人呢。”

     陆一苦笑道:“那我真不知道该苦好还是笑好,明明是被董姬主捉过来的囚犯,偏偏从董姬主口中说的我像个贵客一样。”

     “陆郎何必表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苦脸呢!”董白掩口而笑道:“你若能好好听奴家的话,说不定奴家最后舍不得对你下手呢~”

     陆一愁眉苦脸,没声好气道:“我还真希望董姬主给贫道来个痛苦,所幸早死早超生,省的接下来受尽董姬主的虐待!”

     “陆郎说话真有趣,总是出人意料。”董白咯咯大笑道:“走吧,我的渭阳君府在内城里。”

     这座繁华帝都,集中着许多天下最有权势,最有财富的家族。在何进与十常侍火并之前,贵戚室第相望,金帛财产,家家殷积。只是在董卓入京后,因放任士兵烧杀抢掠,这座名都神邑已经萧条了不少。

     渭阳君府座落内城之东。远远临近,便可看见崇阁巍峨、层楼高起,一条条复道连接着富丽堂皇的夯台高楼。走进些许,一眼望去尽是碧瓦朱甍、雕梁画栋,气势之恢宏,建筑之奢华,令人叹为观止。陆一还未临近,便以为自己到了瑶台仙境、贝阙珠宫。

     “姬主真不愧是董太师心爱的孙女啊。”陆一啧啧惊叹,大为感慨道:“玉楼瑶殿,崇阁高楼,即便天宫也不过如此吧。若是我能住在这地方,那真是不枉此生啊。”

     “陆郎说话真是别开生面。”董白咯咯大笑,陆一对她府邸的赞美,在她看来,与赞美自己没有区别,实在令人开怀喜颜。

     董白得意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忽然凑到陆一耳边,柔柔说道:“既然陆郎如此喜欢这里,不如就永远住在这里如何~”

     陆一额头发汗,身子一抖,大为惊恐地摇头道:“董姬主太客气了,贫道生性不羁,住不惯这些朱门高院,还是喜欢闲云野鹤,笑傲江湖的生活。董姬主还是不要勉强贫道了。”

     董白又是忍俊不禁想要笑起来,但目光转到门前停放的马车前,眼睛倏然绽出一道精芒,她厉声问着门前的亲兵道:“邸内是谁来访!”

     “禀告姬主,是骑都尉牛当来访。”门前几个全副武装的亲兵恭恭敬敬答道。

     陆一见董白眉间闪过羞怒以及杀气,茫然问道:“这牛当是谁,怎么看起来董姬主好像恨他更甚于我呢?”

     董白皱着眉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怫然不悦道:“他是我姑姑以及中郎将牛辅的儿子,一只痴心妄想的恶心癞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