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宁我负人 毋人负我
    面对陆一的冷嘲热讽,吕伯不以为然道:“哪里有什么出卖不出卖的呢?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芸芸众生,无不是为一己之私而活。吕某不过也是为了整个宗族的发展而已,难道这也有什么错不成?”

     陆一拊掌大笑道:“我终于遇到一个脸皮比我更厚的人,出卖世交朋友这种事在少庄主嘴里都能说得理所当然。只是我能否知道董卓那老头到底开了多么丰厚的条件,居然能让你如此不惜代价也要完成这件交易?”

     吕伯勃然变色,不过很快冷笑道:“陆君真是伶牙俐齿,不过如果董相国同样把济南郡太守以及食邑千户的东阳亭侯印绶放在你面前,我想你也不可能不动心的吧?”

     陆一目瞪舌挢,完全没想到董卓这暴发户出手这么大方!不过是一个曹操的人头而已,居然以富饶的济南郡太守一职以及食邑千户的东阳亭侯爵位作为封赏,那可是真正的高官厚禄啊!

     不过从中也可看出董卓对曹操行刺这件事的重视,又或者董卓本人的确痛恨曹操到极点。

     陆一差冷笑道:“无论少庄主如何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你都无法掩盖自己出卖亲友的劣迹,这样的人无论到哪个地方,都是被人鄙夷不耻的。”

     陆一说的没错,东汉一朝正是中国古代儒风气节最盛的一个朝代,若是戴上了“出卖朋友、品行不端”的标签,无疑会被天下人完全唾弃。

     吕伯嘴角一抽,却是强颜镇定道:“只要当事人一死,今日所作所为,又有何人知晓呢?不过若是陆君能束手就擒,我保证陆君不会有肉体之痛。”

     陆一暗道不好,这吕伯可能要强行杀人灭口了。他摇摇头淡淡道:“说完了吗?若没话说就赶紧动手吧!”

     吕伯终于勃然大怒,凶相毕露道:“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我捉住它,若是反抗,格杀勿论!”

     陆一哈哈大笑,在此将眼、耳、鼻的灵觉提升至极限,双脚猛蹬,身子如同离弦之箭般冲空而起……

     ※※※与此同时,曹操也终于突破到吕家的外院。

     曹操无疑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路上如同惊弓之鸟缓步潜行,努力不让自己的行踪被地方发现。就这一点来说,正经军官出身的曹操,无疑比陆一更具备专业的行军素养。

     这时,他不知走到吕庄的哪处地点,只听到附近屋里忽然传来一阵“嚯嚯”的刺耳声。处于潜行路途的他,被这样的声响吓得有些肉跳心惊,他忙侧过身子,慢慢将身体贴到屋墙旁,用手指戮破窗棂上的竹篾纸,眼晴偷偷探测里面的动静。

     这时屋子里忽然传来“咦”的一声道:“大哥跟随董姬主去了这么久了,为何还不见把那三个反贼押回来?”

     旁边另外一个瘦弱男子露出凝重神色道:“奇怪,那三个人应该是走不出董姬主布下的迷阵的。况且董姬主带来的将士与我吕家门丁一起,将整个山庄围的水洩不通。照理说他们应该逃不出董姬主的手掌心。”

     “那是怎么回事?”男子眉头大皱道:“今晚我怎么感觉眼睛一直在跳呢?是否事情有失呢?”

     曹操看得寒毛卓竖、汗流浃背,因为里面说话的两个人,便是吕家的三子吕叔、四子吕季。

     从他们的口中,曹操无疑确认自己被吕家庄出卖的事实。

     曹操怛然失色,双拳紧紧攥在一起,汗不敢出。吕家,在利益面前果然出卖了自己。若非早有防备,自己这个脑袋恐怕就成了别人获取高官厚禄的祭品!

     曹操顿时汗流浃背,痛苦、懊悔、惊讶、悲伤、痛恨等各种心情纷纷涌上心头,五官因此很复杂得拧在一起。

     曹操五味杂陈,片刻后才寒心酸鼻地喃喃叹息道:“三代世交,为了财权利益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将我出卖给董卓,我如今又能相信谁呢?”

     屋内忽然一震道:“谁!不好,有人!”

     曹操目瞪口张,这才惊觉自己无意中发出的声音已经被对方有所察觉,顿时身子一闪,急忙躲到漆黑的草丛堆里去。

     吕季咕哝道:“怎么回事,半夜还有猫叫么?”

     他哥哥吕叔油然应道:“我们还是到东厢房去帮董姬主他们吧!虽然大哥叫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不过未免夜长梦多,我们也带几个家丁过去,将曹操一举擒获!”

     “两位吕兄是否在找曹某呢?”一阵熟悉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两兄弟同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站在他们身后的,无疑就是他们处心积虑想要对付的曹操曹孟德。此时曹操犹如鬼魅般站在他们身后,两人无不骇然失色。

     “曹操——”两兄弟惊愕失色之下,心知事情败露,正想要大喊救兵来援助,不想曹操的倚天剑已经如飞雷闪电般刺入吕叔的心头。

     “三兄——”吕季看着兄长的鲜血在自己眼前喷涌而过,顿时胆战心寒,目怔口呆,他想要求饶,只是曹操的剑比他的嘴更快,直接穿过他的胸膛。

     “想谋我财,害我命——”曹操的倚天剑从吕季的胸口拔出后,仍是不解恨的猛戳下去,哈哈狂笑道:“你想杀我,我先送你去地府!”

     曹操双目寒光闪闪,冷然道:“这时间,莫非一切都不足信赖!若是在利益面前,任何情谊都不足信赖,那我如今又能依仗谁?陈宫?陆一么?”

     “不——”曹操猛然摇头道:“谁能知道他们的真正心思呢?如今,我必须依靠我自己!”

     吕家庄前面的院落多处起火,顿时火光遮天,曹操浑身上下浴满鲜血,因吕家兄弟的刺激,曹操杀性顿起,见人就杀,整个后院的吕家仆丁,无论男女老幼都死在他的剑光之下。

     不过他之所以如此顺利,着实是阴差阳错的结果。因纵火之人,其实是陈宫,他本意是为了吸引吕家的注意力,达到浑水摸鱼的效果。不过他纵火之处,恰好是吕家的前院。董阀显是于此布下重兵,防止曹操三人趁机脱逃。

     但董阀的士兵在搜索曹操行踪时,却意外发现运气倒霉的陆一,故而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陆一身上。陆一东窜西逃,显然牵制了追兵的主力。所以曹操在后院才能轻而易举杀出一条血路。后院住的大部分都是吕家的家眷,本来便无多少威胁,只是他们遇上了充满仇恨、血气暴走的曹操,故而很多惨死在曹操的倚天剑下。

     只见在熊熊烈火中,董阀的军队完全控制了陆一所在的前院,而吕家所在的后面,则因曹操的屠杀化为一场阿修罗地狱。

     曹操终于虎口逃生,待他冲到吕家后院的大门外后,回过神来,终于记起自己酿成一桩血淋淋的惨剧。

     饶是吕家兄弟不义在前,自己是否有必要因此将她家眷满门屠杀?如此行径,比起吕家兄弟,不是更加十恶不赦?

     曹操精神恢复后,心里莫名其妙的失落,毕竟那是十多条无辜的生命,他们不一定参与了吕家兄弟的阴谋。

     就在曹操思索之时,“嘭”的一声,一股气劲从身边袭来。曹操惊愕失色,所幸身法还算利索,一个空翻向后,堪堪跃离气劲的攻击。

     曹操回过神来,与对方双眼一照面,同时发出“是你!”的惊呼声。

     来者正是陈宫。两人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感有些安心欣慰。

     陈宫凝望浑身血迹的曹操,大为惊诧道:“你身上怎么流了这么多血,莫非路上遇到吕家的家丁么?”

     曹操瞥了身上的血迹,觉得自己此时看起来的确很吓人,他洒然笑道:“这是他们的血?”

     陈宫睁着眼睛,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反倒是曹操先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太一呢?”

     “太一?”陈宫这时回过神来,诧然道:“怎么,他还没冲出来么?”

     “我也不清楚。”曹操摇摇头。不过他记起方才逃出时听到前院杀声震天,也不知道是不是陆一遇到危险,但在陈宫面前却笑道:“我想太一可能也逃出来了了吧?”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陈宫一向足智多谋,此时却突然短路。

     “我们先去陈留。”曹操一脸正色道。

     “那太一呢?”陈宫疑然道:“我们怎么跟他回合。”

     曹操走到他面前,拍着陈宫的肩膀道:“以太一的智谋,莫非你以为他会想不到跟我们在陈留汇合不成?”

     曹操凝望后方的火光,脸上有些阴暗不明,挣扎许久后,才沉声道:“若是我们在此处待太久,被吕家的人所发现,那么无疑既害了自己,又拖累了太一。于今之计,不如就逃出罢。”

     陈宫正要回答,却看到不远处恍现一个骑着驴子的身影,正慢慢向两人方向行来。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同时生出戒备之心。

     那是一位年过天命的老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待近两人后,却传出一阵柔和的声音:“咦?这不是贤侄么?”

     陈宫不明就里,忙转过头问道:“这是谁?”

     他说到这里,却曹操早已经皱起了眉头,脸上显得有些狰狞:“他就是吕伯奢!”

     “什么?”陈宫虎躯猛颤,“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曹操脸色由阴转晴,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公台识量清举,怎么关键时候,却总是缺少决断!要知道,对智者来说,多谋寡断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曹操微微一笑,轻轻走到吕伯奢面前拱手道:“深夜来访,事先没有通报,还请世伯恕罪。”

     吕伯奢一怔,哈哈笑道:“怎么会,你能来老头子很高兴,哪里还会怪你呢?几年不见,孟德都有胡须了。哈哈哈——曹嵩有个好儿子啊。”

     曹操听他说起自己的父亲,神色明显一滞,他蹙眉道:“伯父今晚怎么不在庄内?我听几位世兄说伯父外出探亲,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外出探亲?”吕伯奢哑然失笑道:“老头子在这附近哪有什么亲人可探,不过是今日附近的亭长叫我过去下棋罢了。怎么,那几个小畜生没有好好招待你不成!”

     看着吕伯奢脸上的怒气,显然不似作伪。曹操与陈宫面面相觑,眼中荡起一丝异样的眼神。

     曹操更是五味杂陈。今夜之事,恐怕是吕家几个儿子瞒着老父偷偷干的,这吕伯奢显然并未参与其中。只不过自己杀了他两个儿子,难道他察觉之后,还会念着旧情善罢甘休吗?

     “怎么回事?”吕伯奢看到两人身后的吕家庄烟雾四起,苍老的面孔拧出几分诧异之色道:“庄里着火了么?”

     曹操与陈宫见吕伯奢要走回吕庄,暗叫一声“不好。”陈宫不知道曹操杀了人家的儿子,心虚之下第一个念头是马上逃跑。

     而曹操知道自己杀了他的儿子,此仇此怨,难以消除,急中生智大喊一声:“吕伯父,且慢!”

     吕伯奢闻言停下脚步,霍然回过头来问道:“怎么了,孟德……”

     话还没说完,他的面色,一刹时地却变成灰色。因为曹操的剑已经刺入他的心口。

     那瞬间,吕伯奢直瞪瞪地看着大夫的脸,露出怎么也不明所以的神情。

     曹操蓦地怔了一下,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痛苦与愧疚之色,挣扎片刻后,他嘴唇一咬,狠的将倚天剑从吕伯奢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陈宫脸色惨白,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不一会儿他才回过神,金刚怒目、咬牙切齿指着曹操骂道:“你在干什么!他明明与今晚之事无关,这可是你的世交伯父啊啊!你居然狠得下心做出这种事情——”

     “我杀了他的儿子,若是被他回家发现,恐怕会酿成大祸。”曹操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陈宫,脸上显得十分痛苦。

     “什么?你杀了他的儿子?”陈宫吃惊地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终于忍不住指着曹操大骂道:“那吕家儿子心怀不轨,你若不得已错杀也就罢了。这吕老人明明与此时无关,你居然也下的了手。如此不仁不义之行为,你的心,莫非是石头金铁做的么?”

     “杀子之仇,如何能休?若他回去见到吕庄之状,按肯干秀?若拼死率人来追,我们插翅难飞?”曹操霍然摆手,大声喊道:“我也是迫不得已——”

     陈宫摇摇头:“知而故杀,大不义也!”

     “大不义?你迂腐——”曹操怒容满面,捋袖揎拳道:“我曹家与吕家世交,他的儿子为了利益而出卖我,你怎么不说他们大不义?”

     “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夜之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看着陈宫相对无言的表情,曹操心中生起一股无名孽火,睁目张须道:“我不害他,他便害我。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看着曹操虎目射出异芒,陈宫惊诧万分,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