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雪地激战
    面对曹操刀一样的锐利目光,陆一淡淡笑道:“我若说我也看不惯董卓的倒行逆施,故而特来襄助曹将军,曹将军信么?”

     曹操思虑了片刻,点头慎重开口道:“我信你!”

     “哦?”这下子反倒是陆一感到匪夷所思了,以曹操这样疑心多虑的人,如何会轻易信了自己。

     “你在解释的时候,神情有些迟疑,所以方才的理由恐怕是三分真七分假。”曹操语气温和,等陆一抬起头望向自己时,才点头笑说:“只不过你的身上一直没有散发杀意与危险的气息。如此看来,要么你实力强大到能掩饰自己的战意,要么你就是真的对曹某没有不轨之意。只是以曹某的猜测,你的实力境界并没有强到可以掩饰杀意的地步。所以你应该真的对曹某没有不好的心思。”

     陆一一直含笑听着曹操的长篇大论,等曹操说完,他才轻轻抬手往曹操身上一指:“既然如此,曹将军的剑是否可以收回鞘里了呢?”

     曹操一直在观察陆一的言行举止,而陆一何尝不是一直关注着曹操的一举一动。曹操虽然表面上言之凿凿,但他腰间的剑一直蠢蠢欲动,很显然曹操并不信任自己。

     曹操微微一笑,将长剑缓缓插入剑鞘中,说道:“太一别见怪,我曹操自小就是这样。宁愿谨慎一点,也好过稀里糊涂被别人害死。”

     陆一点头,指着曹操腰间那把剑道:“曹将军这把佩剑是什么来头?我方才看此剑浑身散发白芒,想来并非庸兵凡器吧?”

     “这把剑叫‘倚天剑’,是从我曹家先祖相国曹参公时代传下来的。”曹操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此剑传闻是封神时代的法器,当年曹参公用它平定诸国,潍水一战中便是用此剑击杀西楚第一名将、拥有中天道期境界的龙且。”

     “原来如此。”陆一点点头,若说是曹家的传家之宝那就对了。

     平阳侯曹参是西汉开国的第二功臣,此人文武双修,出将入相,实力臻至大天道期的境界。曹家在两汉四百年里显贵无比,拥有“倚天剑”这样的神兵利器也就不足为奇了。

     “曹将军在洛阳董府刺杀当朝相国董卓一事,已经名动天下。”陆一唇角勾起一抹淡笑:“听闻董卓本身已经化至小天道境界,而府中还有天下无敌的吕布、李儒。除此之外、李傕、郭汜、徐荣、段煨、张济、樊稠、华雄、胡轸、牛辅都是天下闻名。”

     “虽然无法刺杀董贼,但能在壁垒森严、高手如云的董府全身而退,仅凭这一项,曹将军也足以傲视天下了。”陆一道。

     曹操看了一眼陆一,摆了摆手道:“只是运气好罢了。当时相国府里,吕布、李儒等人一个都不在。而董卓又恰好在闭关炼气,所以我刺杀不成后才能见机而退。”

     “闭关炼气?”陆一眼睛一眨,显然很是疑惑。

     “不错,当时董卓正在闭关。我虽想趁着他打坐炼气时一举击杀,无奈他的护体真气实在强大,以我元婴期的实力加上倚天剑的威力,居然还无法撼动他一分一毫。”曹操脸上浮现一丝忡忡的忧虑,啧啧摇头叹息道:“几年前黄巾之乱时,董卓才是出窍境界初期的实力而已,前几个月他居然已经能一招击杀灵虚境的丁原。而以我几天前当时刺杀董卓的情形看,如今他恐怕差不多要冲至大天道了。”

     “什么?”陆一目瞪口呆,似乎难以置信,“黄巾之乱是中平元年。如今六年里,董卓居然能从出窍境初期一跃冲至大天道境界?”

     “这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所在。”曹操蹙起眉头,摇摇头道:“从出窍期到大天道,其中相差好几个境界。况且其中还有难以突破的瓶颈,董卓居然能在短时间内突破至此,当真匪夷所思。”

     陆一还没有开口,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飞速接近。曹操勃然变色,顾不得回答直接冲到木廊向外看了一眼,只见浓重的夜色间,几道烟尘向这边奔过来。

     陆一也朝外看了一眼,挑眉道:“王贵已经被你大晕了,怎么还有人?是洛阳来的追兵么?”

     “王贵?哪个王贵?”曹操一愣,忍不住问道:“你是说方才那个亭长。”

     “不错。我便是看到他鬼鬼祟祟,这才注意到他是准备擒获你。”陆一也觉得有点不对劲:“难道他并没有……”

     “里面并没有王贵。”曹操走到躺在地上的人堆里翻了一翻,突然面色一变:“暗度陈仓,关门捉贼。不好。我们快走!”

     陆一也明白了。躺在地上的那几个公人,恐怕用来是拖住曹操的棋子,而王贵本人早就趁着这段时差跑去县府搬救兵了。

     “我们快走。”曹操眼睛一转,不容分说,一把拉开陆一,两人飞快往楼下奔逃而去。

     “逆贼曹操就在这里,把亭驿围起来。”馆舍外篝火骤起,将原本晦暗阴沉的夜晚照的如同凌晨半昼。

     “快走!我们往后门走——”曹操伸手将陆一拉到后院门外。

     陆一只觉得脑后一阵风至,擦着他的脑袋一掠而过,“嗖”地一声一支羽箭钉在他面前的墙上。

     “我擦!”陆一破口大骂,若非曹操拉的及时,自己的身家性命今晚就得交待在这里了。

     当下不敢大意,立即运气集元,藉此稍微提高自己的反应与身法。

     同时,破空之声响起,一支支飞箭带着尖锐的哨声从半空仰角而入,在两人周围形成一阵箭雨。

     陆一虽然已经是灵智期的修真者,然而毕竟临战经验不足,初入茅庐便遇到这种场面,慌张之下根本无从发挥。

     曹操凑到陆一身旁道:“我们分别往左右奔跑,分散追兵的方向跟注意力。”

     两人分别从后门跳出来,分别用尽全力往东西两个方向飞跑。追杀者片刻便追到他们身后。

     只不过奇怪的是这次对方并没有放箭,箭雨一停,两人的速度也放缓下来。

     “想近战么?”陆一微微眯起眼睛,心道这可是老子的拿手好戏。

     后方的追兵也并不急于上前,与两人之间总是保持一段恰好的距离。

     “这样下去可不行,狭路相逢勇者胜。”曹操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倚天剑出鞘,曹操纵身往上跃去。

     倚天剑出鞘,立即生出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气,忽然化为一道长虹。曹操回头横剑一扫,立刻有几个人被掀翻在地。

     陆一也不甘示弱,画影剑从背后出鞘,青色剑芒时强时弱,陆一纵身一跃,在追兵身前划出一道青光。

     追兵一片惨叫声,后方几个顿时停下脚步,心知遇上高手。

     “此地不可久留。”曹操蹙起眉头道:“我总觉得有一点不对劲,我们还是不要恋战,先走未免妙。”

     陆一点点头。眼前这些追兵恐怕只是前哨而已,幸亏他们带的箭支不多,并且存着生擒曹操的心思,故而并未痛下杀手。倘若他们下定狠心乱箭齐发,那么两人今晚恐怕真得埋尸此处了。

     两人心知不可恋战,打定主意后,两人很有默契的眼睛相对,眼珠一眨,都定下夺马而逃的计划。

     两人同时发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两个骑马的追兵身旁,双手一伸,直接将马上的人拽了下来,两人自己则是纵身一跃,倏然跳坐在马鞍上。

     “走——”曹操眉宇一挑,拉紧缰绳指着中牟县的方向。

     陆一点头正要说话,却听到不远处又是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

     “杀了我的人就想一走了之,哪有那么容易——”

     蓦然一声长啸,由远而近传来,速度惊人至极。

     两人骇然望往前方,只见一道人影,由远而近、由小而大,像老鹰攫食般猛地向陆一扑了过来。

     “噗——”一阵巨大的冲击力直冲陆一腹心。陆一如遭雷殛,剧痛之下失去平衡地从马上跌了下来。

     陆一重重从马上摔在地,只觉得腹心像是要被一股灼热炸裂一般,疼痛之极。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顿时头晕目眩,他试图抬手撑起身子站起来,却无论如何也使不出力。

     “这个人,好强!”这是陆一受伤后的第一想法。

     “太一,没事吧。”曹操见状忙从马上跳起来,急忙凑过去扶住陆一。

     这个曹操,还算是有情有义。陆一欣慰的笑了笑,在此情形下曹操首先想到的不是逃跑,而是急忙跳下来看护自己的情况,可见此人并非是那种寡恩薄义之人。

     “人情淡薄,世态炎凉。世人大多喜欢锦上添花,而不肯雪中送炭!关键时刻,足够看清一个人的真伪。现今看来,你曹孟德还不算令人失望。”来者淡淡瞥了陆一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在曹操身上。

     曹操将真气输入陆一身上,替他缓解疼痛,闻言抬起头来,盯着对方目光凛凛道:“能否告之,阁下到底是谁?”

     来者微微皱眉,没有接话,只将目光凝在陆一身上。

     “这个人很强,你要小心。”陆一暗暗对身旁的曹操道。

     曹操会心一笑,盯着对方的目光依旧凛凛未变:“你到底是谁?是董卓派来捉拿我曹操的么?”

     “你就是刺杀董卓的典军校尉曹操?”来者微微一笑,点头道:“不错,胆子很大。”

     “我在问一句,你到底是谁?”曹操脸上浮现出恼怒之一,手中倚天剑只待出鞘。他一向最无法容忍这些傲睨一切的嚣张之人。

     “在下截教昆吾山炼气士,也是中牟县的县令。”来者优雅地拱手行礼道:“东郡陈宫,字宫台。有幸见过曹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