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南榆岛
    与此同时,数万里之外的一处神秘小岛,整座岛屿看上去却是艳丽优美,因为岛屿之上遍布了一种火红色灵木,并且隐约间带着一丝丝淡淡的蓝光。此种灵木正是一种叫做焰榆木的火属性灵木,灵木通体火红色,并且枝叶之上布满了一层淡蓝色纹路,所以整座岛屿看上去才是一片火红之海之中带着一丝丝淡淡的蓝光,让人觉得优美异常。

     而整座岛屿之外,远远望去岛屿上空笼罩着一层淡若不见的稀疏云彩,缓缓地在空中飘动不已。

     如此景象倒可算得上是一处人间仙境了。

     在这座岛屿之内,一棵足有上千米之高上百米之粗的焰榆木之上,远远望去只见在树冠的枝杈处竟然分散排列着几十间大小不一的房屋,而这些房屋看上去大多数皆是空无一物,好像从未有人居住过的样子。虽然有几间摆放着一些器物,但也只是一些简单的木凳木椅等一些寻常之物。

     而在树冠枝杈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竖立着一间较为宽广的屋子,从外面看去亦是简单异常,只是用岛上遍布的焰榆木随手搭建而成,和精致一词倒是丝毫不搭边的。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屋子里面却是四壁之上铭刻了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复杂符文,并且每一面墙壁之上的符文都是一直延伸到地面,并且向远离墙壁的方向蜿蜒延伸。而在四面墙壁尺许远处各自安放了十根通体晶莹剔透的米许高玉柱,每根玉柱的上端雕刻着四只好像蝙蝠但是长着两个头颅,背生四根尖利骨刺且獠牙毕露爪露寒芒的奇异灵兽,而这四只灵兽分别站立四周双手平举托着一个金色法盘,看样子正是和之前姜燚所使用过的觅灵盘一模一样的法盘,只是这里数量加起来足有四十之多,而其中一个觅灵盘正中却是放置了一个玲珑剔透的白色玉瓶,隐约可见里面有一滴血红色血液的样子。

     再细细看去,这些玉柱所安放的位置,恰好和墙壁之上延伸下来的符文连接到一起,显得一副玄妙无比的样子。

     在屋子的正中,则是立着一个数尺粗的焰榆木,从上至下连接着屋顶与地面,并且在首尾两端正反各自趴着四只玉蝉雕像,将这根焰榆木拱卫在正中。不仅如此,这根焰榆木却是上下均匀布满了一块块凸起,并且闪烁着各色灵光,细看之下竟是一块块各色灵石,显然是屋内这个奇异阵法的中枢就在这根焰榆木形成的柱子之上。

     此时的屋内,却是站立着三个人。一个全身黑衣,并且面上雾濛濛一片,除了隐约可以看出是个男子之外,整个人看上去却是平平无奇,绝对是扔进人海中就瞬间消失的那种。而在此人对面,却是紧紧站立着一男一女二人,男的看上去年约三十来岁,一头银白色长发蓬散之下一直下坠到男子腰间,并且根根如毫芒般直立竖起;在男子的旁边,一位臻首娥眉的女子,一身素衣白裳且单手抱着一个古琴,依偎在男子的旁边,显得亲密异常的样子。

     三人不住的交谈着,但是声音却十分微弱,不过细听之下还是能听清一些谈话内容的。

     “族长,姜燚去接应木辛苑明二人已经多时了,而在不久前我收到了姜燚道友的秘术传信,说他们很快就能回到这里了,故而这才施法面见族长的。”银白色长发男子缓缓地向被称为族长的黑衣男子解释到,一副比较恭敬的样子,同时男子身侧的女子也是注视着黑衣男子。

     对面的黑衣男子听言,雾濛濛的面孔之上倒也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几句话语难分喜怒地一传而出:“哦?这么说应该是把那位族人接应回来了,只是此事倒也不算是特别重大,有你们几人一起按照以往处理即可的,此次施法将我召唤出来,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变故不成?”

     “变故的话应该是有,但是其中具体情形姜燚在传信中并未详细讲明,只是委托我二人估计时间差不多时将族长唤出,等几人回来族长一问便知了。”银发汉子缓缓地回道。

     “嗯?以姜燚的行事风格,他这么做一定是有重要的情况发生了,如此我们就略微等待下好了!”说罢也不待二人回答,便自顾自的略一转身,几步走到屋子正中那根嵌满灵石的焰榆木之前,双手一背之下便一动不动了,不知是否在思索什么。

     而男子和女子二人,互望了一眼后便什么也没说的走出了此间屋子,并且二人周身灵光一闪之下,就飞遁到了此棵焰榆木最上方处,并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也是静静等待了起来。

     而就在两刻钟之后,南榆岛上空的天空之中忽然一阵阵波纹荡漾,一只玉白色飞车却是从荡漾之处缓缓飞出,正是姜燚几人所乘的龟灵飞车。

     经过马不停蹄的极速飞遁,几人终于是回到了族群所在之处。

     而在飞车刚刚出现的时候,原本在焰榆木上方停留的银发汉子和女子自然是发现了几人的出现,当即是身形一动,飞遁之下就起身迎了上去。身形还未飞至近前,银发汉子却是一声哈哈大笑从口中一传而出:“哈哈!姜道友,木老弟,还有苑明仙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车中的几人在进入这南榆岛之后,自然也是发现了此二人,故而看到二人迎接而来,姜燚就把龟灵飞车一收,而那李暮云自然是被木辛再次一背而起。

     几人飞遁之下就纷纷到了一处,姜燚几人听到银发汉子的爽朗笑声,都是微一拱手。同时姜燚开口道:“有劳白真清、筱婧贵伉俪前来迎接了。对了,我之前在途中传信与你们要见族长之事如何了,可有施法召唤族长他老人家吗?”

     “嘿嘿,你倒是开门见山,一见面就问起这事。不过你放心,既然是姜兄所言之事,定是十分重要,我二人已然通过四方通灵阵将族长召唤而出。不过你也知道,族长本体已经沉睡多年,此次召唤的也只是族长他老人家在外行走的一具化身的投影而已。”这叫白真清的银发男子显然也是和几人相熟,除了先前略一招呼之外话语中就丝毫没有半点客气之意,同时将一些情况告知几人。

     苑明闻言,眉头略微一挑的开口说道:“嗯?你们不会恰巧召唤出的是族长几大化身之中性情最冷淡的那一位吧?!”

     “咯咯,不错,正如妹妹所想,就是你最不喜欢的那具化身,你也知道族长的化身不止一个,但是召唤的话却是随机的,此次刚好是那位的,等下你就能当面见到其人了!”筱婧口中一声轻笑,几句话语轻轻调笑苑明道。

     “哈哈,你就别逗苑明了,虽说此具化身性情冰冷了些,但是毕竟是族长几大化身之一,并且族长在沉睡之前亲自交代过有什么重大事宜皆可交由其化身定夺的,并且其和族长本就是同源一体,说其就是族长本人也不为过的。我们还是赶紧面见族长将事情说明,毕竟此事非同小可的。”姜燚打了个哈哈,然后就是一脸正色的表情,同时冲几人说道。

     “嗯,此事确需尽快解决的,我看向族长秉明原委之后,就尽快让李暮云灌注灵兽精血吧,恐怕迟了会对其身躯有所损害。”一直未开口的木辛,此时却是插话如此讲到。

     几人听罢,并没有其它异议,于是接下来几人,就纷纷灵光一闪之下,朝着下方焰榆木之上那间布置了四方通灵阵的房间一落而去。稍顷片刻,待几人站定身形,就是一前一后纷纷进入了那间木屋之中。

     而那木屋中原本背手而立的族长化身,此时早已转过身来,几人见到也是对其轻施一礼,但是族长面上仍是雾濛濛一片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淡淡说道:“姜燚,你们几人回来了。不知是发生了什么情况要将我召唤而出,现在细细道来吧。”

     “具体经过还是我来说一下吧,毕竟是我们兄妹二人亲身经历的。”木辛将背上的李暮云往地上轻轻一放,就是对族长说道。

     “主要讲来,此次穿越绝灵之障,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在我们回来之时竟然碰到了那金月岚灵,不过还好是幼体,虽然颇废了一番手脚,倒也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那巨型禁断。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兄妹二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而李暮云在昏睡中更是不会引起什么变化的。如此诡异之事关系到我族中以后的族人安危,故而情况不明之下,也只好向族长禀报一二了!”木辛望着眼前的族长,叙说的同时一副深为不解的样子。

     “金月岚灵,竟然是此等灵兽?不过还是幼体的话倒是没有太大威胁的,看来当初它所受的伤害至今都未恢复的。”这位族长听了木辛的言语,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

     “怎么?族长知道这只金月岚灵,它当初是被谁所伤的?”几人一听,纷纷有些吃惊的问道。

     “不错,要说起金月岚灵,知道的人恐怕也只是在我们隐族之中才会有的,而且即使在修士世界恐怕也就只有这一只的,不,准确来说是在下界也就这一只的,但是虚弥之境与上界的话就不确定了,毕竟我们几大化身和本体都没有升入上界,而族中也没有关于另外两界关于金月岚灵的相关记载。说起这只金月岚灵,那可是比较遥远的事情了,那是在第一代先祖莫先君时代就存在的灵物了,而且当时其就是成熟体并且自行修炼到了极高境界,就是真正的天地灵兽和其争斗之下,十有八九也会落败而逃的。”大量的信息从族长口中流出,让原本就对金月岚灵之事知之甚少的几人听得更是一愣一愣的。

     “以那个时期如此强大的金月岚灵,又有谁能够重伤它?难道是人称莫先君的天养先祖吗?”苑明的脸上充满了好奇之色,听了族长的话语后疑惑的问道。

     “不错,你倒是一点即通。以当时金月岚灵的厉害程度,即使是我本体碰到,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本族第一代族长莫先君先祖倒更是恐怖,仅仅以一人之力就直接打散了那金月岚灵的身躯,恐怕这也是其至今都没有恢复,只能以幼体出现的缘故之一。据历代族长遗留下的信息所言,当初先祖为了寻找解决族人血咒的方法也曾穿越那绝灵之障禁断,也就是当时碰到了那金月岚灵,看来如此多年来它一直存在在禁断之中的,亦或许其就是那巨型禁断所衍生的阵灵也未必没有可能!”族长根据以往先人所遗留的信息,就是将自己的推断缓缓道出。

     “极有可能,不过这次我再次打散了幼体形体的金月岚灵,几十年甚至百年之内族人倒也安然无恙,但是以后就不知情况会出现何种变数了,族长可有什么安排吗?”木辛听了族长的推断,紧接着问道。

     “此事你们不用操心了,如此关系族群安危的事情,我自会设法抽身亲自走上一遭的,对于此种特殊的天地灵兽我也想亲自见识见识的,虽然被你打散了躯体,但总是可以寻到一些蛛丝马迹的。此事就如此决定了,你们还有其他事情吗?若是没有,我就中断法术了。”黑衣族长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是如此向几人淡淡询问道。

     “没有了。”姜燚几人异口同声的回到道。

     听了几人的回答,黑衣族长只是略一点头,身躯就慢慢虚化,逐渐消失在了木屋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