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禁锢
    只见此时汉子一脸的阴沉之色,这金月岚灵竟在五阳真火中坚持了这么久,着实让他大感意外的。

     说起这五阳真火,同五木阳火一样,是他的几大杀手锏之一。五阳真火含有世间难寻的五种至阳之力,故而温度奇高。一般修士沾之即死,普通的法宝兵器更是沾之即熔的,随着施术者修为的不断高深,修炼到极致可以说是对天下之物无物不熔,无物不伤。

     而那五木阳火,则是因为汉子的木妖之体,在修炼出五阳真火之后与木妖之气相结合产生的另一种奇火,可以说是整个修士世界也可能只有汉子拥有此火的。相比五阳真火,五木阳火之中多了一丝生机之力,可以让此火愈燃愈烈而达到源源不断的境界,故而用来幻化灵兽或者大范围施术对敌亦是厉害非常,二者可以说是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而那金月岚灵,在如此之多的五阳真火炼化之下且经过如此长时间,竟然只是气息凌乱,看起来仅仅是损伤了些许元气的样子,可见这金月岚灵果然是非同凡物,怪不得能发动刚刚那种诡异犀利攻击,竟然连汉子的木妖真身都直接破掉了。汉子想到这里,不禁心中一凛,不由得向苑明传音询问道:“妹妹,你可知道刚刚这金月岚灵发动的是何种攻击,我竟然前后感受到了三种不同属性力量的存在?”

     “兄长,我原本之前就想传音提醒你,可是却被你们两个激烈的争斗打断了。说起来,这金月岚灵原本就身具五行之中的金行之力,而且不仅可以驱使月岚灾风的风岚神通,更是月华之身。而刚刚它所使用的,便是其最厉害的天赋神通之一的雷灼濛光,你说的不错,那雷灼濛光同时蕴含了金、雷、月岚三种力量,端是厉害无比诡异难防的!”苑明听到汉子的询问,立即传音回到道。

     “哦?这金月岚灵竟然还能驱使雷电之力?”

     “不错,其本身神通并不擅长雷属性神通,但其一双白目所喷灵光乃是天赋神通,是其唯一能施展的雷属性神通,不仅如此,那种雷电之力至今尚不清楚具体属于哪一种雷电之力,我所了解的资料中也并无准确说明的,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雷电之力单论威力而言,恐怕都不弱于已知的任何一种雷电神通的威能的。”苑明又是一通详细的解释,话语中略带几分凝重。

     “嗯?竟然如此棘手?看来倒是要多加提防的。”汉子听罢,略有所思的传音回道。

     “嘻嘻,兄长倒是无需太过担心,因为这金月岚灵是幼体的缘故,此种神通对它而言亦是负担不小的,据我估计也就是最多施展几次的样子。也因为这样,兄长才能堪堪接下这一击的,若是成熟体的金月岚灵发出的一记雷灼濛光,恐怕兄长当场就重伤在身了。”苑明微微一笑,略有些轻笑的说道。

     “哼,成熟体的金月岚灵有何可怕的,我这木妖真身同样没有修炼到极致,我若是修行至本源境,相信抬手间就可覆灭金月岚灵的!”汉子略有些不忿,语气讪讪的对苑明传音道。

     “什么?还本源境,此界最高修炼至通天境也就达到极限了,等你修炼至本源境早已经脱离此界,又如何抬手间覆灭这种天地之灵的?”苑明听罢汉子的传音,略有些吃惊又有些不满的传音回道。

     “即使是通天境,我这木妖真身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难道你的盈玉通阴体高低阶的差别有多大你还会不了解吗?嘿嘿,其他的就不要过多争论了,据我观察这五阳真火并不能真正困住这金月岚灵太久,一会儿听我传音,渡一些凛弱黑水给我,我准备施展那术彻底解决这个大麻烦了。毕竟这绝灵之障不是什么善地,和金月岚灵争斗如此长时间,还是尽快出去为妙的。”汉子语气凝重,面色一正的缓缓和苑明传音道。

     “什么?大哥要施展那术了?不过……好吧,我明白了,我会随时做好准备的,凛弱黑水的事情大哥无须担心。尽管放手施为就是了!”苑明闻言先是一惊,略微犹豫了一下后,但终究是没有迟疑的应承下来。

     汉子闻言,心中一定。此时再向金月岚灵那边望去,虽然金月岚灵在五阳真火火海之中气息又是减弱了不少,但是就此灭杀它却是不太可能的。而且那金月岚灵在其中越来越狂暴,隐隐间就要施展什么厉害神通强行冲出火海的样子。

     当即,汉子不再犹豫,仅仅是瞥了火海一眼,就是有了动作,只见那刚刚恢复如初的一只手掌,在汉子一动下就跟着一翻,之后掌中光芒一闪,就凭空出现了一只闪着白、黄、红、紫、蓝、青、黑、绿、橙九色灵光闪动不已的九层宝塔,九种颜色刚好充斥着每一层,而且宝塔从塔底开始直至塔尖,三条白玉阶梯贯穿首尾,显得神秘异常。缓缓旋转不已的宝塔在汉子掌中转动不停,并且随着宝塔每转动一圈其体型就涨大几分,几个弹指间,这奇异的宝塔就变成了数十丈之巨,而此时的宝塔也早就从汉子的手掌之上飞射而出,缓缓转动漂浮在其头顶,浑身上下灵光闪动不已。而此时上面的每层宝塔因为体形狂涨亦是看得一清二楚,只见一圈圈栏杆围绕在每一层之上,而栏杆和门户墙壁之上都铭刻了密密麻麻的精致浮雕,有花草灵木,也有飞禽走兽。各姿各态栩栩如生,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而火海之中的金月岚灵,此时却是更加暴躁异常了,只见他原本凝实异常的巨大身躯,此刻却变得金光透亮,此状态仅仅是维持了几个呼吸,其巨大的身躯竟然开始分解开来,化作了密密麻麻的根根金丝。随后其身形一缩,竟是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金丝组成的球状体,紧接着从球体表面开始出现了许多凸起,转瞬间竟化作了一根根尖刺。此时看去,这金月岚灵仿佛一个巨大的浑身布满了狰狞尖刺的巨型海胆。

     紧接着,幻化完毕的金月岚灵,或者说是金光闪烁的巨型海胆以自身为中心疯狂的旋转起来,一股股急速的罡风立刻随之浮现而出,而外围的五阳真火被罡风一带,就立刻被逼迫出了罡风之外,而那些五色丝线亦是被隔绝开来,此时金月岚灵全身却是被一圈罡风护了个严严实实。

     在这之后,那巨大海胆状的身躯却是动了,只见金月岚灵带着外围的罡风护罩,开始毫无规则的向着外围的火海罩壁撞击而去,一撞之下就快速的反弹而回顺势砸向下一个位置,如此之下,仅仅是片刻功夫,以金月岚灵的速度竟是不知对外层的罩壁撞击了多少次。而金月岚灵的每一次冲击,都让那外围的五阳真火和其中的五色细线松动一分,虽然五色丝线亦是尽力合拢收紧,但是在如此高强度的攻击之下,却是被冲击的愈来愈大,渐渐变得稀疏庞大起来。而金月岚灵的攻击却是连绵不断。

     如此这般,只是几个弹指间,五色丝线越来越稀疏,五木阳火的罩壁越来越稀薄,终于是在某一临界点伴随着一阵“啪啪啪”之声接连不断的传出,五色细线竟一根根开始断裂开来,而那五阳真火也是随之被一冲而散,这金月岚灵竟是从中破壁而出了。

     再然后,那金色的巨型海胆去势不止,夹带着一股狂暴气息竟是毫无花哨的冲汉子直冲冲的一砸而来。最外围的金色尖刺在尖端部位闪烁着丝丝寒光,要是被砸了个结实,只怕汉子的下场定是重伤加身。

     不过,汉子此时却是一声冷哼,之后两片羽翅又是凭空浮现并且猛地一张,正是那最早时候利用黑白光华凝聚出的那对鲲鹏天翼。在之前的争斗中,汉子将此羽翅收了起来,而此时只见羽翅一张之下,紧接着瞬间一合,就完全包裹在了汉子身外。再之后,双翅之上的翎羽一根根震动之下,周围的空间竟随之震颤起来。

     而此时,金月岚灵幻化的那巨大海胆状的身躯却是狠狠冲击而来,那上面的金色尖刺,在急速旋转中,其中一根就夹带着不可匹敌的威能,一下将汉子扎了个透心凉,,数个巨大的窟窿就是在汉子的身形之上显现而出,显然是金月岚灵身躯之上的尖刺所留,而此时金月岚灵那巨大的身躯在穿透汉子的身躯之后也是停了下来。

     在这之后,金月岚灵那巨大的圆球状形态就是一阵扭曲变化,就又恢复了先前的六目身躯。

     但是,这时却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只见金月岚灵身后百丈之处,却绿色灵光一闪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汉子,其身外包裹的羽翅翎羽亦是震颤不已,随后只见汉子手掌一抬,冲空中漂浮的那九层宝塔一点,只见原本缓缓漂浮旋转的宝塔一阵急速反转,只是一个闪动,就是蓦然出现在了金月岚灵的上方,并且从宝塔最底层喷射出了一层土黄色光幕,这些光幕飞速一转,就把恢复了身体形态的金月岚灵如五阳真火火海一般又是一罩其内。

     之所以会有此变化,原来是汉子催动了鲲鹏天翼使出了极其接近瞬移之术的遁术,瞬间就遁至了金月岚灵身后百丈之处。而那刚刚被贯穿的只是因遁速太快在原地留下的一个幻影而已。而此时,再看那具残影,这才化作点点灵光的溃散消失不见了。

     而再看那金月岚灵,方一接触到宝塔喷吐的土黄色匹练,行动就变得晦涩难行,动作一下慢了许多,每每金月岚灵想要有所动作之时,那漂浮的九层宝塔就是一阵微微晃动,虽然说金月岚灵的挣扎之力对宝塔也是有所影响,但还是无法挣脱身躯之上的禁制。但是,在金月岚灵挣扎了几下之后,宝塔却是在突然之间,光芒一阵凝实并且再次往下一罩,刚刚有所动作的金月岚灵就感到如坠泥沼一般,四肢上下就无法动弹分毫了。

     这九层宝塔竟是如此非同小可,如此棘手的金月岚灵就这样暂时被完全禁锢了。

     “妹妹,凛弱黑水!”汉子一声大喊,冲苑明招呼道。

     时刻准备的苑明,听到这声招呼,双手毫不犹豫的手诀一起,浑身灵力奋力一催之下,就从全身上下嗤嗤翻滚着冒出了大量的黑色水流,此物正是二人口中所言的凛弱黑水,这些黑水漆黑如墨不断翻滚着水花,一丝丝阴寒之气和一缕缕幽光显露无疑,凝望之下仿佛心神都要被吸入其中似的,紧接着只见苑明冲汉子所在位置轻轻一点,凛弱黑水就轰隆隆如瀑布般的飞快朝汉子所在方位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