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禁制开启
    就在族长的化身投影消失之后,房间内就只剩下了苑明兄妹、白真清夫妇以及姜燚和李暮云六人。

     此时只见白真清几步走到那个放有精血的觅灵盘旁,一抬手就把其内放置的白色玉瓶抓在了手中,同时手中只是灵光微微一闪玉瓶就消失不见了。

     “这四方通灵阵还真是玄妙,不管身处何地,只要有我等修士的一滴精血,就可通过此阵威能召唤来修士的一缕分神进行沟通,对于我们一族联系身处紫昕大陆各个地方的族人真是好用之极。”白真清在收起那精血的同时,有些感叹的自语道。

     “何止是紫昕大陆,只要是身处下界之内皆可召唤来投影的。据说此阵是许久前莫先君先祖在其他大陆上无意间发现了一种名叫啖血蝠的奇异灵兽,这才根据此兽的天赋神通改良了一个远古大阵,进而研究出这四方通灵阵的,并且也为族中留下了足够数量的觅灵盘配合使用,得亏先祖大人竟能搜集如此多的珍惜材料来。”姜燚也是咂咂嘴巴感叹的同时,一边轻抚屋子正中的那根焰榆木灵柱,仿佛是对此阵颇为满意的样子。

     “原本我也有几分疑惑的,毕竟觅灵盘在斗法方面虽谈不上令人骇然,但是其他神妙却丝毫不下于那些通灵之宝的,一般小族能有几件已经算是不错了,而按照我们隐族的族人数量,绝算不上什么势力强大的种族的,但是竟然有如此多的觅灵盘,并且还有诸多其他不凡之物,当真是有些奇怪的,不过现在看来,以当初先祖连天地灵兽都可灭杀的实力,留下如此多强大法宝,想想倒也不足为怪了。”木辛有些茅塞顿开的点点头,并且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

     “不仅如此,幸亏这南榆岛与世隔绝,几乎无人知晓,这才没有让修士世界之人发现我族所在,并且在我族的封禁令之下,对我族几乎是闻所未闻,否则的话,怀璧其罪这等事情,恐怕早就有其他大族或者势力对我们心怀不轨了。”苑明若有所思的说道。

     同时,在苑明说出这些推断话语的同时,木辛却是又一把将李暮云背起,随即在其后紧接着说道:“诸位道友,既然族长大人已经离去,我们这就去族中禁地吧,此时正好让李暮云接受灵兽精血的。”

     “不错,毕竟他已经接触了如此长时间的灵气,身躯在灵气的刺激之下,虽然是昏睡状态,但恐怕情况逐渐恶化定是少不了的。白道友、筱道友,劳烦你们二位去灵木大人那里一趟,取出族中开启禁制的法器,我和木辛几人就在禁地入口处等候。”姜燚又是手埝胡须,对二人如此安排道。

     听了姜燚的言语,二人并没有什么反对之意,当即是冲几人微一招呼,就周身灵光一闪,很快就消失在木屋中了。

     而剩下的几人,在白真清夫妇二人离去之后,也是遁光一起,朝着南榆岛的某个方向一飞而去了,此时此地就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木屋来。

     而离去的白真清夫妇二人,在刚出木屋的一刹那,就认准了某个方向,风驰电掣的激射而去。

     一刻钟后,二人来到了一片茂密异常的焰榆木树林前。不过,相对于整座岛屿而言,眼前的焰榆木却是有些奇怪了,岛屿上的焰榆木因为生长了很长的岁月,故而皆是一棵棵笔直高大异常,长势旺盛。但是眼前的这一片焰榆木,既不是在岛屿的偏僻角落,也没有遭受过破坏的样子。但就这样,偏偏这片树林的焰榆木只有两三米高,并且一棵棵都歪歪扭扭,相比周围一柱擎天的诸多焰榆木着实是奇怪之极。

     而白真清和筱婧二人,仿佛是对于这种情景见怪不怪,二人就在树林几丈远处从空中一落而下,并且从容不迫的缓缓向这片树林走去。

     几丈远的距离,只是几个呼吸间就转瞬即逝,而原本平静无波的树林,就在二人刚刚靠近树林之时,突然间树林周围就出现了一圈淡淡的浅红色霞晕,刚好将二人挡在其外。而二人在红霞出现之时就停下了脚步,并且丝毫意外之色没有,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仿佛早就对此有所准备一般。紧接着,就听白真清朗声说道:“灵木大人,晚辈白真清有事求见!”

     就在白真清说完此话的同时,树林先是毫无任何动静的安静了好一会儿,接着原本静止一动不动的这片树林,歪歪扭扭的诸多焰榆木就是一阵晃动,伴随着“沙沙”声一阵缥缈虚无的声音就从四面八方向二人所站之处一围而至,“小辈,你就不能安安生生让我沉睡一会儿吗?每次刚刚觉得有些尽兴都会被你打扰,真是气死本座了!”

     “额……”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白真清,听了这些传音之后,顿时一下被噎的硬是说不出什么了。

     “灵木大人,小女子这边有礼了。说起来您老人家可是错怪我家夫君了。若是平常之事,我二人说什么也不敢来打扰您老的,但是此次是有一位在凡人世界成长的族人回归族中了,需要马上灌注灵血的,故而我两人才来这里,向灵木大人请出那开启禁地的法器。而且,我二人可是没有不让您老人家休息的,每次来您都已经沉睡许多年了!”筱婧对着树林缓缓一礼,同时语不停歇的解释道,言语中虽然带些恭敬,但是却也没有什么生疏说辞,显然是和这位木灵大人也是没少打交道的。

     “嗯?!是吗?许多年我倒是没觉得,只是略微沉睡了一下竟然有这么久吗?哎,真是树老了记忆力也不行了!”又是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让白真清听了却是一阵白眼乱翻,不过却也是被其强忍住心中的郁闷,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是的,小女子绝对不敢哄骗您老人家的!”筱婧咯咯一笑,一脸真诚的样子。

     “唔!这么说来倒是我错怪你们了。也罢,给,拿了这开启禁制的法器速去速回,我老人家实在是困得不行,等久了估计又要睡着了。”古怪声音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并在声音一落之后,突然从地下飞出了一团灵光,一闪之下就激射到了二人面前,此时白真清却是单手一抓,就将灵光牢牢抓在了手中,同时对着树林恭敬说道:“木灵大人放心,我二人开启禁地完成仪式之后就会立刻将其送回的。”

     “去吧,去吧!”古怪声音再次一传而出,同时听了此话的二人,当即不再犹豫,正式再次略微躬身一礼,之后就转身之下遁光一起,朝着姜燚几人飞遁的方向一遁而去了。

     南榆岛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苑明、姜燚几人在这里驻**谈着什么,看几人表情倒是相谈甚欢的样子。

     就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只见远处渐渐出现了两道遁光,遁光风驰电掣之下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几人近前,正是从木灵沉睡之地飞遁而来的白真清与筱婧二人。

     二人到几人身前,遁光一敛,对几人一声招呼:“诸位道友,开启禁制的锢灵玉书已经取来了,禁制马上就能开启了!”同时手中灵光一闪,就出现了一物,正是刚刚从木灵那里取来的器物。待此物灵光散去,法器形状在诸人面前就显露无疑了。正如其名,此法器是一本尺许长、三指来宽的玉白色书籍,但此书却不是纸张制作而成,看上去不仅是外页,就连里面一张张叠加在一起的内页也是玉白之色,竟然同样是一种不知名的白色玉脂炼化而成。

     “极好,既然如此,诸位同族,我们就把此地空出,让白兄赶快施法吧。”几人看到了白真清手中所执之物,皆是面色一喜,同时姜燚就是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紧接着在此之后,原本站立此处的几人不约而同的往白真清周围一闪而去,眨眼间就空出了数丈大的一个地方出来。而此岛原本就是遍布着焰榆木,此地当然也不例外,故而这空出的区域,上面和其他地方一样,布满了一层层的焰榆木落叶,看起来和其他地方一般无二,并无任何不同之处的。

     但是,就在几人闪出此区域之后,只见白真清将手中玉书往空中一抛,同时一道灵光从其手中一闪激射之下就打在了玉书之上,紧接着他口中念念有词,并且手中法诀伴随着口诀接连不断的变化而起,一口气掐诀变换了十几次之多。而灵光闪动漂浮在空中的玉书,在白真清手诀变化的同时,就随之开始滴溜溜旋转不停起来,并在其手诀变化到最后的同时,一道纤细银色光缝在玉书的一侧凭空出现,并逐渐越来越凝实耀眼。就在光缝达到一个令人不能直视的亮度之时,玉书突然从光缝处一展而开,只见展开后的玉书左右两页上面铭印了一个玄妙异常的圆形法阵,而在法阵正中有一个灵动神秘的小猿图案,一副活灵活现呼之欲出的样子。

     就在玉书一展而开的同时,在不远处施法的白真清当即是一只手往自己胸膛之处一点,随即口齿一张,就吐出了一个水滴大小的血红色光球,一缕缕白芒在血红色光球之上徐徐缭绕旋转,正是白真清自己的一滴精血。

     再之后,白真清只是单指轻轻一弹,那精血就是一个闪动下激射到了玉书之上圆形法阵的中间,并且瞬间往下一坠,一下就落在了法阵中小猿图案之上。

     原本一动不动的小猿,在精血落到其上的同时,图案就是一个扭动,那精血竟然瞬间就融入其中不见了踪影。紧接着,吸收了精血的法阵就血光一闪之下从玉书上一飘而起,同时圆形法阵一圈圈自行旋转起来。见到此幕的白真清,也不言语什么,当即是手中灵光大起,两道灵气光柱就从双掌之上一射而出,瞬间就连接到了玉书之上,并且白真清手上灵气一副源源不断向玉书狂注不止的样子。

     接受了大量灵气源源不断注入的玉书,突然间从书页之上飘起了无数细小符文,并且一闪之下就没入到了书页上方的圆形法阵之中,被光阵一吸而入,并且每吸纳一些,圆形法阵就涨大一分的样子。

     就这样,一边是白真清源源不断的向玉书注入灵力,一边是法阵一刻不停的吸纳着从玉书书页之上飘出的细小符文,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原本比玉书还小的法阵竟是涨大到了数丈之巨,将姜燚几人让出的空地一下就完全笼罩其下了。

     再之后,法阵仿佛是到了极限,细小符文不再飘出,而法阵也不再涨大。见到此景的白真清,当即停止了灵力的输出,转而手中法诀又是一变,冲前方的法阵轻轻一引,漂浮在玉书之上的法阵就是缓缓一落而下,同时在法阵下方布满焰榆木落叶的空地之上,也是缓缓凸起了九个鼓包,将堆积的落叶一顶而起,随着这些鼓包的不断上升,终于是看清了升起之物,竟是一根根金灿灿的雕文金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