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救治(一)
    当即几人不再犹豫,相继走出此木屋,向不远处树冠枝杈之处那间较为宽广的木屋走去,而木辛更是抬起整个木床,就将李暮云连人带床一搬而走。

     很快,几人就就纷纷来到了此木屋中,一个奇异的法阵赫然映入眼帘,正是那四方通灵阵。木辛将搬来的木床放在一边的空地处,同时说道:“姜兄,将你手中那份族长所留的精血拿出来吧,我们这就激发通灵阵将族长唤回。”

     姜燚闻言点了点头,单手往腰间一个袋子一摸,顿时灵光一闪,一个和先前白真清所拿出的白色玉瓶一模一样的小瓶就凭空浮现而出,之后他三步化作两步,就是走到了屋内法阵的一面墙壁之前的某根玉柱之前,将玉瓶放在了那啖血蝠灵兽所举的觅灵盘之上,然后又走到屋子中央那根嵌满了各色灵石的焰榆木之前,接着就是手掐印诀的施展一道道法诀向此木激射而去。

     只见随着姜燚一道道法诀打出,原本只是灵光微闪的柱子此刻却是灵光大放起来,忽闪忽闪之下将整个屋子都照的十分明亮。而放置了玉瓶的那面墙壁在焰榆木灵柱忽闪了几下之后,就跟着变得耀眼夺目起来,而墙壁之上的复杂灵纹也是一个个变得活跃躁动,并且一丝白光就是顺着从墙壁延伸而下的符文向下流转开来,刚好到达了玉柱所在位置。而白光刚一接触到玉柱,就是将晶莹玉柱引动,也是灵光大放起来,而玉柱之上的那啖血蝠雕像在玉柱起了变化之后,就是双头一摇,一股无形波动从遍布獠牙的口中一散而出,而且啖血蝠雕像高举的觅灵盘亦是一股灵柱从其上一喷而出,就将玉瓶罩在其中,

     在此之后,玉瓶中的灵血同样开始不停闪烁起来,不仅如此,那灵柱冲天之势不止,瞬间就穿透了木屋向高空笔直激射而去,一直喷射有数百丈之高才慢慢消失不见,而那啖血蝠发出的无形波动,同样被灵柱一同带起,在高空中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一阵阵诡异的波动就随着辐射逐渐消失在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咦!他们几人已经激发了四方通灵阵了,行动还真是利索啊,我们也加快遁速,早点赶到祖屋那里去!”半空中飞遁的二人,看到此波动之后,一男子对旁边的女子说道,此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木灵大人那里赶回的白真清与筱婧夫妇二人。

     此时,天空中的异象没有停歇,一股股波动持续不断的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如此景象持续了足足有半柱香之久。

     如此长时间之后,此时的屋中,才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只见被灵柱覆盖的玉瓶之中,那滴精血一阵扭曲变形,紧接着就从中徐徐飘出一缕缕细细的黑光,令人称奇的是黑光虽然是纤细之极,但是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飘出的黑光在屋中一阵缠绕之后,就形成了一个和常人无异的人形黑影,其面目雾濛濛一片,正是先前召唤出的族长那具黑衣化身无疑。

     在黑影略晃了几下之后,身躯就逐渐变得凝实起来,眨眼间的功夫就变得凝实无比。而在这之后,那觅灵盘喷出的灵柱与啖血蝠发出的无形波动才是纷纷逐渐减弱并且消失不见,而屋内法阵的亮光亦是变得衰弱起来,只是中间那根嵌满灵石的焰榆木还在散发着淡淡的灵光,显然是已经完成了召唤,此刻整个法阵只需维持在某种奇异状态并不需要完全激发了。

     只见这召唤来的族长分身看了下屋内的情景,当即是沉声说道:“姜燚,如此频繁召唤本座,定是有要事了,你就说明一下情况吧!”

     “是,族长!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几人原本去给李暮云进行精血灌体仪式,原本还算是一切正常,但是其吸收的精血也太多了点,从那虚空中传出的计时之声前后一共响了六十四下,而其也足足吸收了六十四滴精血之多,故而李暮云现在的状况……。”姜燚略一躬身,双手抱拳对着这位族长解释道,但是话语没有说完,目光就是一转之下看向了木床之上的李暮云。

     “嗯?六十四滴?我明白了,此刻他的情况恐怕是很危急了吧?”黑衣族长先是略微一呆,紧接着手掌轻抚下巴的反问道。

     “不错,我等实在是束手无策了,此事事关重大,其吸收如此多精血自当秉明族长,还有就是请族长看看可有救治之法。”姜燚同样急切的回道。

     “嗯,我且先看看他的情况恶化到了何种程度。”黑衣族长当即是身躯一动,目光也是转到了李暮云身上,然后就是向木床所在之处走去。几人自然是往旁边一闪,给族长让出道路来。

     只见族长走到李暮云身旁,低头向李暮云望去,只见其原本雾濛濛的面孔之上,此刻却是在双眼所在位置处蓦然出现了两个灰蒙蒙的小型漩涡,此漩涡刚一出现就滴溜溜缓缓旋转之下并且从中散发出一股股灰蒙蒙光霞,缓缓飞射之下就将李暮云完全罩在了其中。仅仅是几个呼吸之后,光霞就是一倒而回,而漩涡也是消失不见,族长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而几人见此,都是直直看着黑衣族长,静静等待其开口的样子。

     如此这般,半柱香不到的时间之后,族长终于是开口了:“他的体内五脏六腑已经被精血的霸道之力冲击的千疮百孔,而且经脉筋骨也都是破裂异常,可以说是大罗金仙也无药可救了。不过,我倒是知道先祖莫先君遗留下的有一术法,或许可以救治他。”

     “还有救?真是太好了,不过听族长大人的口气,莫非还有什么麻烦不成?”几人听罢,不禁满脸欢喜的吃惊道,但是略一思量之后,又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错,此法也只有历代族长才知道的,可以说是是本族的一大绝密,不,木灵大人也是知晓此法的,而且此法还需要木灵大人配合一二的。”族长面对三人,言语的同时面色一转就是看向了木灵所在的方向。

     “木灵大人?白真清夫妇已然去了木灵大人那里归还锢灵玉书,想来此事他们自不会隐瞒什么,如此我就去请木灵大人来帮忙!”木辛满脸的关切之色显露无疑。

     “这倒不必,准确说来也只是需要木灵大人所炼制的一物罢了,倒不需要其亲自到来的,而且他本体已经沉睡了无数岁月,恐怕是从先祖莫先君离开此界之后本体就再没出现过了。既然木灵大人已经知道此事,自是会让白真清夫妇带回所需之物的,我们的一切举动,又哪能瞒过木灵大人的。”族长轻轻摇了摇头,言语中也是充满了尊敬之意。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是太好了,白真清夫妇此刻已经去了多时了,想必很快就会回到这里的。”姜燚忧郁的面容为之一缓,同时略有所思的说道。

     果不其然,就在其话音未落没多久,就听到屋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苑明几步就是走到木屋门前,一下就看到了所来之人:“白兄,筱姐姐,你们可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呢,快快进来。”入目二人正是白真清夫妇,苑明一见之下就对两人催促道。

     二人原本就不算慢的脚步,听了苑明的话语无形中就是更快了几分。眨眼间就来到了屋内,一眼就看到了包括族长在内的几人。

     “族长……”当即白真清略一拱手就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族长轻轻一摆手,就打断了其要说的话语。

     “你从木灵大人那里赶来,木灵大人可有什么东西要你转交于我?”族长看着白真清,语气沉着冷静的问道。

     “正是,木灵大人让我带回两样东西,并说族长见了之后就知道该如何做了。”同时只见白真清手上灵光一闪,就多出两团闪动着宝光之物。而黑衣族长见到此二物,只是单手轻轻一招,二物一个闪动下就是冲其飞射而去。

     待族长将二物抓在手中,就细细打量起来。几个呼吸之后,族长的话语就是再次传出,“不错,正是我所要的木精果无疑,竟然还给了这么大一块华土胶精,木灵大人还真是想得周到,如此一来,不仅李暮云全身伤势会恢复如初,身体威能还会提升一个档次的。”族长一边看着二物,一边喃喃自语的说着。

     随后,不等几人再说些什么,他就对屋内的几人吩咐道:“你们就先出去吧,木灵大人所给正是李暮云急需之物,此法只有历代族长才可施展,你们留在此处也是无用的,我这就着手为其重修脏腑,你们在外为我护法,千万不要让什么东西打扰到我们。”

     “是,族长。”几人闻言,倒也没有什么迟疑,纷纷答应之下就转身到了屋外。待几人出去之后,只见黑衣族长袖袍一抖,一团灰濛濛光团就从其袖袍中一飞而出,紧接着瞬间就开始涨大起来,眨眼间就将整个木屋填满遮蔽住了,在屋外近前站立的几人,也无法感应到里面分毫,这倒让姜燚几人不仅有些面面相觑起来,不过好在是族长施法,倒也不必担忧什么的。

     此时,屋内的族长在施放了此屏蔽之后,有些喃喃自语的说道:“若是分身本体亲至,但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这临时召唤来的区区一缕分神,强行施展此法的话,恐怕此缕分神就会因此崩溃的,不过,一缕分神就换得李暮云此等潜力族人的性命,倒也算是值得的。”

     当即,只见他将那华土胶精与木精果往空中一抛,此二物就静静漂浮在空中不动了。之后他就没有再向二物做出什么举动,而是一道黑气从其口中一喷而出,一闪之下就扑到了李暮云体表之上,如附骨之疽般粘在其身躯之上,随后黑气一动,就将李暮云平躺的身躯变为了盘坐之势,而因为李暮云早已昏厥失去了意识,故而整个过程倒也没有碰到什么阻碍。

     再之后,黑衣族长顺势也是盘坐在木床之上,就和李暮云形成了一前一后之势,之后只见他十指指尖处纷纷变化一起,一团团黑气出现在指尖之处竟然化为了一根根细如牛毛般的黑色细针,竟是由一股股魔气凝聚而成。看这位族长化身自始至终一直施展的都是黑灰之气,想来其修炼的功法也是以魔道功法为主的,不过这也讲得通为何其性格如此冰冷了。

     紧接着,只见黑衣族长十指连动,就纷纷以不同角度不同位置扎在了李暮云后背之上,每扎一次黑针就留在其体内,而族长的手上只是黑光一闪下再次凝聚出一般无二的细针出来。只是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在李暮云的背上就形成了密密麻麻一片,看起来当真是诡异之极。

     紧接着之后,黑衣族长只是黑影一闪,就瞬间转到了李暮云面前,只见他双掌闪电般一抓,就将李暮云的双掌紧紧攥在手中,二人掌对掌之下一股股黑色灵力就从族长的手中顺着李暮云的手臂筋脉向其体内一钻而去。而经此变化,只见李暮云的双臂之内瞬间就是各多出了一条小指粗细的黑线,并在其体内游走不定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