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丧命之危
    就在玉书飞离那金银两色祭台之后,祭台就是瞬间恢复如初,变得平平无奇起来。同时,漂浮在空中的那血红色锁链,从上至下就是浑身颤抖起来,紧接着只见其在一阵“噗噗”声中就直接消散不见了。

     再看那玉书,只是一闪之下就落到了白真清手上,同时再次灵光一闪的就是消失不见。再之后,白真清在前,木辛同样是身背李暮云紧随其后,其他人亦是如此,三两步就走到了巨猿图案之外的一个神秘纹阵中,当即白真清又是一道法诀打在了法阵之上,这次却没有之前那么麻烦,这法阵仅仅是在法诀的激发之下就瞬间灵光大放,一层银灿灿光幕一升而起,将几人结结实实笼罩在其中,随后就是伴随着一声嗡鸣将几人传送而走了,而此地就再次变成了几人未到来时的那副样子。

     南榆岛的上空某处,原本是一副风和日丽的景象,但是突然间空中却是一个光点凭空浮现而出,紧接着光点就是飞速涨大并且一阵阵吞吐之力从光点处向外一泄而出,极短时间内就在光点前方形成了一个圆盘形的闪烁着白光的出口来,随后只见出口一阵荡漾波动,就从中接二连三走出了几人来,待几人站定身形,白光就是光华一敛,在光点一阵收缩不见之后,这才将几人容貌看了个清清楚楚,正是姜燚、木辛等几人,此时他们正是从族内禁地传送而出。

     “姜兄,木老弟,我二人就将那锢灵玉书给木灵大人送去,你们就先去族中祖屋那里,先将李暮云安置好,我们随后就到。”白真清双手一抱拳,目光看着周围的几人,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笑容的说道。

     “无妨,你二人尽管前去好了,我们就在祖屋处等候你们。”几人纷纷一拱手,就和两人分开,朝之前木屋所在方向飞遁而去了。而白真清与筱婧二人,却是朝另外一方,木灵所在之处也是飞遁而去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一片歪歪扭扭的焰榆木林前,在一圈淡淡的浅红色霞晕之前此时却是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白真清与筱婧。此时的他们经过一阵飞遁之后才是堪堪到达木灵所在的这片密林前。

     “木灵大人,我二人已经回转,就此归还锢灵玉书!”几句恭敬的话语从白真清口中传出,同时其单手一抖,一团灵光一闪之下就是夹带着玉书腾空而起,漂浮在浅红色霞晕之前。

     只见霞晕只是轻轻一闪,就裂开了一个缺口,而那锢灵玉书却是无风自动,“嗖”的一下就飞进了密林之中消失不见了。“白小子,这次为何回来的那么晚,你们要是再不来,我老人家都快要睡着了。”虚无缥缈的声音从空中一传而出。

     “既是木灵先祖询问,我自是如实相告的,此次倒不是我们拖沓,而是因为那名叫李暮云的族人灌注灵兽精血之时,出了些意外的。”白真清听到木灵的询问,就是如实回道。

     “哦?意外,什么意外?这续命之法乃是天养所留,早已使用了不知多久,从无有什么问题的,而且当年我也参与了此法的研究,可以确保此法毫无问题的。”声音再次从空中一传而出,寥寥几句竟是说出了许多信息。

     “咦!原来此法的开创木灵先祖也曾参与的,晚辈对此倒是不知的。不过正如先祖所说,倒不是此法出了什么问题,而是李暮云此次足足吸收了六十四滴灵兽精血,并且之后一下晕厥了过去。据晚辈猜测,要不是其无法承受巨大痛苦而失去了意识,恐怕还会吸收更多的,这种情况晚辈几人还真是首次见到,故而才会多用了些时间。”白真清目不转睛的看着密林,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同时也再次浮现出吃惊之色,显然对此仍是惊诧不已。

     “六十四滴?还真是让人惊喜,不,是真让木吃惊啊!我身为莫先君的至交好友并和你族一同生活至今,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融合如此多灵兽精血的族人,要知道这天地灵兽七目君猿,虽然不算是最厉害的,但在天地灵兽中也是顶阶存在,故而其精血也是霸道异常,虽然隐族身具血咒之人都会修炼玉骨要术此顶阶炼体功法,如此才能勉强达到精血灌体的要求,但是仍然免不了一番剥皮抽筋般的痛楚,但是正因为如此,将吸纳的精血在以后彻底融合之后好处也是数之不尽的。并且人类虽然是体质比着其他族类要弱,但是整体族群的资质却比其他族类要好得多的。故而天养这才创立这种精血灌体之法,一来补足人族先天体弱的缺点,二来则是解决血咒之人的寿命问题。只是这李暮云吸收了如此之多却不知是福是祸了。”一连串的话语从四面八方传出,正是灵木大人若有所思的说道。

     从其话语之中看来,其竟然是莫先君时代的人物,而且还是莫先君的至交,这还真是让人吃惊的,不过灵木灵兽一类本就寿命悠长,而且灵木大人的修为疑似已经达到了此界难以想象的一个层次,如此一来其寿命倒也不足为奇了。

     “先祖,恐怕李暮云很难熬过这一关的,虽然其身体表面看来完好无损,但仅仅以第一层巅峰的玉骨要术就吸收如此多的灵兽精血,按照修士世界以往的经验来看,如此巨大的能量恐怕其体内早已是五脏皆损,筋骨俱裂的。哪还有福之一说的。”白真清听了木灵之言,满脸疑惑地回问到。

     “你怎知其会必死的?单单就凭其现在的资质和潜在的潜力,恐怕现任族长也不会让其轻易就此死去的,即使是消耗极大元气,也会保住其性命的。而且,我做你族先祖如此多年,自不会眼看其因此而亡的,本座也很期待看到他成长起来之后,会达到一个怎样的程度的。我这里有华土胶精一块与昔年本体所炼化的木精果一枚,你拿去给李暮云使用,多半会使其无碍的。”随着木灵大人的话语传出,只见淡红色霞晕一闪,就是从中飞出了两物出来,一物半透明黄橙橙之色,但是上面宝光流转不已,一看就不是凡物;而另一物却是一枚绿色果实,但是上面却是有一个简单至极的印记,细看之下竟和此果形状一般无二,只是缩小了数倍的样子。

     二物一闪之下,就到了白真清和筱婧二人身旁。前者倒也罢了,二人之前也听闻过此物,这华土胶精乃是炼制土属性法宝的息壤之土在特殊条件下才能变异产生的一种半胶半土类灵物,但是经过变异之后却从单一的炼器材料变化成了同时可炼器也可炼制灵药之类的一种材料,效用之大比息壤之土强上不止一星半点的,确是此界最顶级的材料之一了,而且即使是高阶修士一生能否见到一丁点都是未知之数,可见其珍贵。但是眼前这一块足足有婴孩拳头大小,当真是绝无仅有,但是以木灵大人的深不可测,能有此物倒是还在两人的接受范围之内。

     但是当二人看到那枚灵果之时,当真是愣在了原处,并不是此果名声多大,单论此果他们倒是熟悉之极,凡是有一定年月的焰榆木都能结出这种木精果,是精纯木灵气的凝结之物,长期服用不但可以增进修为,更可大大增强修者体质,同时对生灵的身躯损伤有一定的恢复之效。让二人一愣的原因不为其他,就在木精果之上的那一枚印记。

     “莫非,这时传说中的道纹?”一声有些试探的声音传来,正是筱婧不确定的向木灵大人问道。

     “不错,小丫头倒是眼神犀利,一眼就看出了此果的非同寻常之处。说起来此果还是我大道未成之时培炼,具体在体内炼化了多久岁月我也记不太清了,但是确实是道纹之宝无疑的,原本木精果就有疗伤愈体之效,更不要说已经产生了道纹的木精果了。你们且拿此果前去,如果此果也不能救治他的话,就是莫先君从上界下凡恐怕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对策的。”几句话语虽然同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但是却明显带了些自得之意。

     “唔!肯定可以,肯定可以。小子就先替李暮云多谢先祖了,等其伤好之后我定让他三步一跪来向您谢恩。”听了灵木大人的话语,白真清一把就将二物抓在手中,和筱婧二人细细观摩起来,毕竟这道纹之宝即使在南榆岛也是头一次出现的,他夫妇二人之前也从未见过,现如今有如此反应倒也不足为怪。

     “谢恩倒不必了,你家老祖困得不行,如此小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而且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二物等阶太高,以你们几人的境界是无法使用得心应手的,而且这二物需要配合特殊方法使用才能发挥效用,不过如此严重之事想必你们一定会通知族长,到时你将此二物交与他,他自然知道要如何做的。好了,你们就此离开吧,我要再次沉睡了。”之后话音一顿,树林就此恢复了平静,除了树叶沙沙声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发出了,这木灵大人还真是说睡就睡的样子。

     白真清与筱婧对视了一眼,当即唏嘘着转身飞遁离去了,面对这传说中的道纹之宝,也难怪二人如此激动。

     南榆岛一棵上千米之高的焰榆木之上,隐族的祖屋处,此时一间木屋中站立着几人,而在屋子中间一张木床之上,却是平躺着一个男子。这几人正是姜燚、木辛兄妹与李暮云几人,只是几人脸色都不太好,一副十分阴郁的样子。

     “姜兄,这可让我等素手无策了,若是一般的伤势,凭借我的木妖之体能力倒是能让其完好无损的恢复到常人之态。只是其原本就血咒之力发作,而且一下吸纳了如此多灵兽精血,身体已经损伤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就我诊断来看,现在的他已经是五脏俱损、筋骨俱裂了。而且那些精血的霸道力量还在其体内肆虐,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木辛头颅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竟然这么严重?木老弟你没感应错吧?”姜燚有些吃惊的回道。

     “姜大哥,我兄长的木妖之体对外界的感应敏锐程度你也是了解的,既然兄长都如此说了,那自是不会有错的。”苑明看了看躺着的李暮云,又看向了姜燚回道。

     “我倒不是对木辛的灵体有所怀疑,只是这样一来,李暮云岂不是必死无疑了?不行,还是速速联系族长吧,原本此事就要向他秉明的,如此正好让族长看看有无解救之法。”姜燚在屋中踱了两步,思索了一下当即有所决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