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破禁开始
    显然这根绳索就是所谓的缚龙索了。

     就在缚龙索将两人牢牢连接到一起之后,苑明又是体内灵气一下运转开来,随即丝丝黑气缭绕,就是从其全身各处徐徐冒出,刚开始还淡若薄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是呼吸之间就渐渐形成了浓郁的四团,随后又见苑明手掌一动,四团黑气就随之变化起来,眨眼间竟是幻化成了四只手臂紧贴在苑明的身上,紧接着只见这些手臂就是紧紧地握住了缚龙索,而在这之后,连接两人的缚龙索除了绑在两人身侧的一圈之外,中间部分竟是消失不见,仿佛是融入了空间之内。如此一来,缚龙索不仅将二人牢牢的连接在一起,亦是不会影响汉子接下来的行动了。

     就在苑明做完这一切之后,汉子也是脑袋轻轻一点,原来他在施法完毕之后就转身注意向了苑明这边,看到自己的兄长对自己示意,苑明亦是心领神会的跟着头颅一点,做出了回应。看到这些,汉子就转过脸来,几个大步就走到了黑白光罩的边缘处,开始静静等待起来。

     此时,在绝灵之障外面不远处,修士世界之中,却在半空中漂浮着一个有些奇特的玉白色飞车。此车浑身通透,无一杂色,看起来不规则的椭圆形仿佛一个龟壳一样,只是上面却不是龟壳的纹路,仔细观察之下,却是飞车下半部分雕刻着形状不一的诸多法阵,这些法阵各自散发着些许白芒,法阵虽然不是整齐划一,但是散发出的白芒却是很自然的一一契合在一起,将整个飞车底部完全护卫在其中,并且在飞车的上半部分,也是有一个淡金色的光罩,如此一来,此车就完全被防护其内,没有一丝破绽了。

     玉白色的飞车之内,此时却是站立着一个有着三缕长髯,头戴冠帽身穿儒袍胖瘦适中的中年男子,此人五官端正,相貌倒也算是和蔼可亲。此时的男子站立在飞车的前方,正举目观察着什么。只是他的表情却是双眉微微一锁,目光四处搜寻,显得略微有些焦急。在没有发现什么之后,只见他的手掌一翻,随后灵光一闪,就在手掌之上出现了一个呈正九边形,浑身散发出耀目金光的法盘来。此法盘大约直径一尺,法盘背面,由外至内与正九边形同样形状只是一圈圈缩小的凸起,刚好是十二圈。而在法盘的正面,上面却是刻画了一个完整的复杂纹路。

     在拿出来这个法盘之后,中年儒生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瓶子来,随即他把瓶口略微倒转,就缓缓的从瓶中飞出了一滴血液。

     血液刚一飞出,就准确无误的落到了法盘正中心处,并且一动不动的悬浮在法盘一寸高的上空。

     等这一系列的变化结束之后,中年儒生就是一道灵光打在了法盘之上,而受到灵光激发的法盘,紧接着缓缓转动起来,漂浮在半空中原本一动不动的血液也开始忽明忽暗起来,仿佛呼吸般的规律闪烁着。但是除此之外,却是再也没有其他的变化了。

     看到这一幕的中年儒生,却是喃喃自语道:“算算时间,应该是差不多要到了,而且地点也就应该在这方圆百里之内的。但是觅灵盘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难道是还没有破出绝灵之障吗?嗯,还是再等等看好了。”儒生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缓缓的点头道。

     之后他又是一道灵气打出,法盘便裹着血液稳稳飞到了儒生的手中。紧接着儒生法诀一催,脚下的飞车只是微微一颤,便开始飞动起来。

     绝灵之障之内,此时的木偶巨禽却是停在了蓝色障壁的前方。原来是经过这一会的功夫,木偶巨禽载着苑明三人已经来到了这绝灵之障最后的壁障之处。

     而原本在黑白光罩之内的汉子却也是出现在了光罩之外,他浑身上下被两只羽翅包裹着,身上亦是缠着那根缚龙索,略微漂浮在木偶巨禽头颅上方。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壁障,如临大敌一般。

     就这样持续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汉子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

     随后他双翅一展,羽翼一扇,原本静止不动的他就流星似得冲向了眼前的绝灵之障。而就在羽翼舒展的同时,绝灵之障区域内充斥的淡蓝色光幕,很自然的就全部接触到了汉子身上的那一层绿色甲衣,相比于和黑白光罩接触时的风平浪静,此时的蓝色光幕仿佛是受到了极大地刺激,以汉子为中心,一个巨大的涟漪向四面八方剧烈的激荡开来。

     汉子见到此幕,不由得眉头一皱,随即其双手紧紧握拳,同时身上绿光大放起来,而羽翅也是快速扇动。原本快速向前冲的汉子,此时仿若一颗耀目的流星一般,在光幕中划出了一道尾巴出来。

     惊变随之而发生了,只见那一圈圈激荡开去的涟漪,此刻竟是开始了剧烈的变化。原本是淡蓝色的光幕,竟是蓦然凭空出现了一些灰白色的星星点点,并且瞬间就是密密麻麻连接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存在,看上去好似一条条灰白匹练。随后这几大片灰白色星点组成的光晕,开始幻化成了一个个漩涡,并且急速的自我旋转起来,而伴随着光晕的旋转,从漩涡之中急速的喷出了一股股的灰白色怪风。这些怪风好像飘带般的向汉子紧追而去,看起来好似缓慢无比,事实上却比飞速前冲的汉子快了不止一星半点。

     汉子虽然没有回头观望,却也是感应到了现在的状况,不过他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是羽翅急扇之下,速度更快了几分,同时双手手印一结,顿时全身上下绿光更加凝实浑厚起来,就在他刚做完这一举动,后面追来的灰白色怪风就堪堪缠了上来,三两下就把汉子包裹在了其中,随后怪风一阵绞缠,无边的巨力好似巨蟒一般,要把汉子硬生生困住碾压。

     而汉子身上的绿色甲衣,此时也是不甘示弱,受到强力挤压之后一阵阵绿茫爆发而出,与灰白色怪风竟是纠缠到了一起,两者摩擦之下竟是一阵阵低沉的“兹啦兹啦”声传了出来。

     受此影响的汉子,原本飞快的遁速顿时减弱了下来。看到这般变化,汉子脸色不禁有些阴沉。随即他除了更快的扇动羽翅之外,原本紧握的双手,此时也开始了动作。

     只见他双拳变掌,用尽力道往两侧一推,紧缠其身的灰白色怪风竟慢慢的被一点点撑开来。紧接着他那原本正常的双手十指,其上的指甲竟变得锋利异常,然后其两手快速的划动了几下,刹那间就出现了许多的绿色刀芒,并飞速的向缠裹在外的灰白色怪风狂斩而去。原本还在紧缠挤压的灰白色怪风,转瞬间就被绿茫透体而过,在被这些绿茫穿透之后,灰白色怪风就是一阵颤动,凭空消散开来。

     而原本被缠裹的汉子,此刻就赶紧的羽翅狂扇,人也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几个闪动间,汉子就出现在了原本就不算太远的壁障之前。

     就在汉子又想要有所行动之时,原本喷射出灰白色怪风的光晕仿佛被激怒了似得,转瞬间竟幻化成了几条怪异蛟蛇,准确来讲却有点四不像。因为怪异蛟蛇长长的身体之上,一半如月光般通透,一半却是灰白之色,两者的反差让人极不适应。而在那好似巨蟒头颅的脑袋之上,却长着一根三叉的短角,吐着蛇信的口中上下长了四根长长的獠牙,獠牙之上寒光闪闪,一看就是剧毒无比。如此似蛇非蛇,似蛟非蛟的灵兽,即使以汉子的阅历见识,也是闻所未闻。

     这几条怪异蛟蛇方一幻化完成,就毫不犹豫的身形一动,蛇一般的扭曲着朝汉子飞速冲去,恶口大张,一副要生吞汉子的样子。

     而到了壁障之前的汉子感应到此幕,却是依旧不闻不问,双手又是紧紧一握,同时高高一抬,全身灵力猛一运转,绿光大放之下狠狠地朝着壁障某一处奋力砸下,只听“咔”的一声清脆之响传将开来,壁障之上却是出现了几道细细的裂缝,竟是绝灵之障被汉子用巨力砸裂了。

     说起来这绝灵之障也是鼎鼎大名的大型禁断,但是汉子这一身绿色甲衣,浑身泛着绿茫的肌肤,也是大有来头,正是那为数不多的修行圣体之一的木妖之体。而偏偏木妖之体也是一种力大无比的强悍妖体,汉子将木妖之体激发到极致,这才一下将绝灵之障砸出了裂缝。但是想这么简单就破坏掉绝灵之障这种从太古就一直存在的禁断,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使再狂击下去,最多也就是强行打通一个小型的出入口而已。但是先不说后面的光晕幻化而成的怪异蛟蛇,就是刚刚破坏出的裂缝,此刻也是蓝芒闪动之下,竟缓慢的自我修复起来了,看来这绝灵之障还真是麻烦之极的。

     汉子想要再次攻击,但是身后的怪异蛟蛇已然袭了过来。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转身应对一下。只见他两手快速挥舞,瞬间就在身前形成了一片密不透风的拳影,随即拳影一分,竟是分别袭向了飞射而来的几条怪异蛟蛇。显然这几条怪异蛟蛇,只是临时幻化而成的一些低等妖物而已,充其量只是幻化的本源有些棘手。之所以得出这些判断,是因为面对袭来的一片片拳影,这些怪异蛟蛇竟不知道闪避,而是要么大口一张,要么尾巴一甩,就迎向了这些拳影。如果是普通修士所施展的神通,此举或许会有些效用,但是汉子可是全力激发了木妖之体,其中蕴含的木妖之力可是非同小可的。故而怪异蛟蛇方一接触这些拳影,纷纷身体一阵颤动不止,显然是要受击麻痹的样子。

     此时此刻,汉子见怪异蛟蛇如此笨拙,竟毫不留情的又是两手狂挥,又是一片片密密麻麻的拳影狂砸而去,分别砸向了怪异蛟蛇的七寸和头颅之处。而怪异蛟蛇原本颤动麻痹的身体此时就根本无法闪躲了,竟被众多的拳影咋了个结结实实,遭受了如此重击,几条怪异蛟蛇再也无法保持形体,几声哀鸣之下,就纷纷溃散消失不见了。看上去狰狞异常的怪异蛟蛇,竟然一点威力都没有显现出来,就这样被击杀了,说起来汉子心中觉得还真是有几分侥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