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准备
    一刻钟之后,只见两人的面孔已是微微苍白,呼吸间略带喘息,两人的呼吸声在这寂静无声的护罩内显得清晰无比。但尽管如此,巨禽外围的护罩依然是黑白光华持续流转,显然是二人在努力坚持着。但是任谁看来,恐怕苑明兄妹二人都无法坚持太久了。突然此时,汉子一声惊喜:“哈哈!妹妹,马上就要到了,我已经隐隐感应到了屏障外的木灵气!”

     “啊!是吗?不过我们还在绝灵之障之内,大哥你不会没有感应错吧?”苑明闻言心中一喜,但是又有些略带担忧的询问道。

     “妹妹放心,虽然隔着绝灵之障这丝气息微弱之极,但是我却十分肯定。若是五行灵气中的其他灵气我或许没有把握,但是为兄的木妖之体体质可是对这木灵气敏感之极的。相信马上就能看到另一端的屏障了!”汉子信心十足的回答道。苑明听到兄长如此回答,内心为之一松,再想到木妖之体的种种奇妙神通,也就为之释然了,毕竟号称修士世界顶尖的几大属性灵体之一,如果再对本属性灵气感应出错的话,那她倒要怀疑兄长是否真的是木妖之体了。

     果不其然,稍后只是弹指的功夫,就在木偶巨禽飞遁的方向,放眼望去,在远处就出现了一个一望无际的巨大光幕,此光幕亦是呈蓝色,只是程度极深,蓝芒之中已然略带紫芒,而且光幕看上去凝厚异常,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不知名符文,在无边无际的光幕上不住的流转。

     巨禽上的兄妹二人看到此光幕,亦是欣喜异常。“大哥你看,果真如你所说,前面不远处就是屏障结界了。”汉子还没有开口,苑明已是喜悦的的说道。

     “哈哈!就说我不会感应错的。不过这绝灵之障还真是麻烦之极,前面那段时间还好,但是后面这一刻钟可真是度日如年。我们还是赶紧加速飞遁吧,早些遁出绝灵之障也就更加安全的!”巨禽上的汉子得意一笑,对苑明如是说道。

     “嗯,我也想尽快离开这凶险之地的。”苑明同样赞同的回道。

     “哦,对了,妹妹你可不要直视这障壁符文太久的,否则牵引到元神就麻烦了!”汉子刚要再次掐诀的双手还没来得及结印,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特意对苑明如此安排到。

     “兄长放心,我自是会多加小心的。”这边方一言罢,就双手毫不犹豫的印诀一掐,同时胸腹鼓动,瞬间便从两掌之内涌出了更多的黑色光华。而对面盘腿而坐的汉子,亦是眼疾手快,在苑明如此做之前就完成了差不多的举动,双掌之间亦是白芒涌动,疯狂的涌向周身的黑白光罩之内。

     原本经过飞遁途中如此长时间消耗的黑白光罩,已经轻薄了许多。而此时得到这两股力量的补充,转瞬间就变得凝实无比,其上黑白光华亦是一阵疯狂流转,竟将外面充斥的淡蓝色光幕弹开了些许距离。而与光罩接触的木偶巨禽,仿佛也是打了鸡血一样,六扇巨大羽翅,从原本如蜈蚣爬行一般的规律拍打中,逐渐变得更加奇慢无比,但是每扇羽翅之上,却和黑白光罩一样,瞬间就充斥了一层淡淡的黑白光华,光华看上去薄厚不一,但是细看之下,竟是每一处的光华都在微微颤抖,才形成了这样的形状。

     而在这之后,虽然羽翅的拍打速度减弱了许多,但是令人称奇的事情却发生了,只见木偶巨禽的速度在原本就称得上飞快的状态中,瞬间又加快了近半有余,看来是外层的那黑白光华的律动让巨禽飞遁更加神速了。若是刚开始还能有人略微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飘然而过的话,此刻却是真的肉眼难察了。就这样,空中飞遁的巨禽载着三人,以这种变态的速度极快的接近着那块充斥着神秘符文的壁障。

     如此看来,再有一炷香的功夫巨禽载着几人就能到达壁障之前了。就在这时,巨禽身上的苑明兄妹二人却突然起身了,只见他们二人,站到了没灵之图的中央位置,汉子在前,苑明在后,一字排开就要做什么似得。

     “我马上就要准备出手破除壁障了,妹妹你可要配合好了。”汉子双眉一紧,神色凝重地说道。

     “兄长放心,我们又不是第一次配合了,此事自不会有什么差错的。不过你要动用灵力从壁障之上强行打开一个缺口,必然会引来绝灵之气的禁制之力,兄长还是要多加小心!”苑明满语的关切之意,秀眉微皱,目光望着汉子亦是十分郑重的嘱咐道。

     汉子听罢,略一点头,回了一个好字。便猛然双手往下一放,之后两掌一抬,双手随即合十,口中印诀就开始默念了起来,瞬间他全身上下便泛起了一层绿茫,略一细看下,就连全身肌肤也变成了碧绿之色,原本正常的一对眼眸,此时瞳孔内也是雾气缭绕,闪烁着迷蒙的一团淡绿色雾气,不停地变换着各种不规则形状,显得诡异之极。再之后,从其肌肤之上不断往外渗出许多绿色光点,竟和之前为李暮云施展木罡之术时的那些绿色光点一般无二,随着绿色光点的逐渐增多,只是一个弹指的功夫,涨缩不定的绿色光点就形成了一个绿色甲衣,将汉子全身从头至脚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面部的一些五官稍稍显露在外。

     做完这些之后,汉子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直至胸腹略微有些鼓胀之后,然后他轻轻一吐,从其口中就缓缓地飞出了一些液体状的白色略红的东西,转眼间就凝聚成了一大团。

     而此时,站在汉子身后的苑明也动了起来,只见她一只手的两根手指轻轻在另外一只手的手脖之上轻轻一划,一道黑色光华闪过,随之就出现了一道纤细的血印,然后其手一拍,竟然从血印之处咕噜噜飞出了一连串深红色血液,之后血印就诡异的消失了。随即她面色一白,显然是身体有些受损的样子,但是苑明没有停歇的双手手诀一掐,双肩接着一抖,就从身后飞出了一大片黑色光华,并迅速的融入了那团血液之中。

     汉子看到她的面容苍白至此,轻声安慰道:“妹妹,辛苦你了,一次性引出如此多精血恐怕之后又要让你修养很长一段时间了。”

     “兄长哪里话,你不是一样引出了很多精血吗?不过为了族中后辈这点损伤倒是不算什么了,哥哥你还是快些继续施法吧!”苑明略带惨白的面容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对着汉子说道。

     “你又在硬撑了,可惜只有我可以施展木妖之体,否则就可以让我作为镇守之人而由你去破除壁障了,这样一来就会让你的情况好上许多了。”

     “兄长过虑了,只是一些精血,又没有伤及本源。我可要拿出缚龙索了,你快些施展化形大法吧!”

     “好吧!妹妹你看好时机了!”待汉子一声清喝,随即他两手一引,刚刚两人逼出的带有精血的两团黑白光华就被指引着飞到了汉子的面前,滴溜溜旋转不停,随后他左右两手略一张开,青光一闪之下,手心处各出现了一个淡金色符纸,上面扭扭曲曲书写了密密麻麻的紫色符文。再然后其两手一抖,两张符文就各自紫光大放起来,转瞬间符纸就消失不见,而汉子的手掌及至双臂再至双肩,就逐渐出现了和之前符纸之上一样的复杂符文,这些文字亦是紫光闪烁,星星点点的不知名文字被放大了许多,紧紧的刻印在了汉子的身上。

     等紫光渐渐微弱至不见,那些符文亦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汉子一见如此,便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只见他眉头紧皱,神色凝重。两手朝下呈梭状,慢慢向前伸去,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两只手掌就完全没入了两团光华之中,随后他两手打开,黑白光华仿佛受了什么引导似得,沿着手掌手臂也往双肩之处缓缓流去。

     很快,所有的黑白光华就全部汇聚到了背部双肩正中。就在这之后,汉子一声轻喝:“化形大法,鲲鹏天翼,凝!”奇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那背部的黑白光华缓缓交融,肉眼可辨的黑白之色慢慢就变成了灰色,之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缕缕的紫色线条,随着光华的流转亦是缓缓转动,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竟然在转动的过程中再次形成了许许多多的符文,比之前符纸之上的更加细小,但是仔细观察之下两者竟有几分相似。随着符文的逐渐增多,很快就要把光华表面覆盖满了一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紫色符文还是逐渐增多,丝毫停止的意思都没有。

     终于,光华表面布满了不知道多少层紫色符文,此时明显无法再增加了。但是已变成灰色的光华竟是一阵蠕动,开始了缓缓地变形,而其上的紫色符文亦是如影随形,随着光华的变大而均匀分布增加,又是几个呼吸间,光华已是变大了许多,竟然快要由肩及脚了。直至到了脚跟之处,终于是不再增长,放眼看去,原本形如一团的光华,此时已是变成了两只宽大奇异的翅膀,上面根根翎羽清晰异常。灰色之上里里外外都是密密麻麻小巧精细的紫色符文。看来这就是汉子运用化形大法凝结出的一对羽翼了,这对羽翼精致异常,一看就不是凡物,只是不知道其具体有何神通了。

     就在汉子做完这一切之时,后面的苑明却是拿出了一根麻绳一样的如婴孩手臂粗细的碧绿色绳索,只见她稍微一抖,绳索的一端就蛇行般的快速飞出,眨眼间就把汉子牢牢的捆缚其中。然后她又是轻轻一绕,绳索的另一端就缠在了自己的身上。